颜凉雨照片图片

颜凉雨

25 部作品

颜凉雨,知名写手,昵称:凉凉。代表作:《丧病大学》、《鬼服兵团》、《谨然记》、《生意人》等幸福就像小猫——你哄它叫它,它却躲着你, 你专心做自己的事而不管它,它就会来蹭你的腿, 跳到你的膝盖上。 希望自己的文章就像一只可爱猫,让大家读起来很幸福众神之王也看到了闪烁的图标,他原本是攒足力气准备反击的,哪知道方筝提前召回了宝宝,然后逃的比耗子还快!众神之王不明所以,但仍是给自己刷了一口血,这才磕了加速卷轴,飞快追去! 方筝和众神之王对战所在的地图不是别处,正是完美风暴号起航的地方。前面方筝跑,后面众神之王追,眼看就要跑到码头!而完美风暴号,王子号,老人与海号,三艘战舰正安静地停靠在岸。 方筝二话不说跳上完美风暴号的甲板! 众神之王已经气红了眼,想都没想就跟着跳了上去! 方筝扬起嘴角,以极快的速度重新召唤钟娇,又是一个浮空!温浅笑得云淡风轻:“收着吧,就当我为下次蹭吃蹭喝做准备。” 下次……是什么时候呢。老白想了想,终是没问。 到了镇上,老白陪温浅挑了匹好马,之后简单的互道珍重,老白没有再送。哪怕是目送对方的背影,都没有。 深吸口气,老白转过身开始和小贩讨价还价。这一天老白超常发挥,所有和他打了交道的小贩都欲哭无泪,想说自己今天出门做买卖没看皇历。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ls/9013/

警察难做

作者:冰河 | 完本

警察,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弱势群体;他们可以为陌生人出生入死,也可以让他人生不如死,他们一边接受着感激的泪水,一边负担着绝望的诅咒,他们总在冲突的漩涡中身不由己,却要承担这个漩涡吸引过来的目光与责任。 陈麦就是这样一个基层警察,被制度限制,被利益诱惑,被欲望驱使,被良心折磨,被爱缠绕,被恨笼罩,本想在世俗中随波逐流,却在漩涡中越陷越深。 5年的警察生涯,陈麦始终处于各类冲突的漩涡中心,上访的来了他去截访,抗拆的来了他去维稳;曾被人用枪指过头,也曾亲手击毙暴徒;闲来鬼混于色情场所,一纸命令又冒死潜入国际贩毒组织当卧底;打黑他冲在最前面,但事前先保护好自家兄弟,别人指控他滥用特权,他却连自己也保护不了,威严神圣的制服下面,肉身的躯壳充满七情六欲,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深爱的人万劫不复…… 翻开本书,让一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警察,带您透视当下社会突发事件的表相与真相。 让一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警察,带您透视当下社会突发事件的表相与真相。 贪腐、反贪、上访、截访、拆迁、抗拆、黑社会、保护伞、群体性事件…2010年春天,陈麦用一把手枪抵住了老大夫的脑门。 他对歹徒才这样。可恶的老大夫形容猥琐,说话欠抽,冷不丁令他想起了昨天的事,像被人拨弄了下肉里的刺。但如不是那个护士走进来撅起屁股,让他联想起了艾楠,他也不会在松裤带时掉下腰里的枪。捡起它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一定要用枪指着老家伙的头,就像那玩意儿硬起来就该指着女人一样。 昨天上午,老天爷一张大脸拉得阴沉沉的,仿佛一个喷嚏就会下雨。陈麦快步走出警局大楼,眉头拧成了花,戴帽子时他刻意把帽檐往下压了压,那张冰冷的脸顷刻吓人起来。兄弟们站在车边,一个个全副武装。陈麦只挥了下手就上了车。十几辆警车先后发动,飞快地驶出大门,开路的丰田V8哇哇乱叫,霸道地闪着警灯。半路上武警的两辆越野车和三辆卡车加入进来,默契地跟在后面,武警战士坐得笔直,黝黑的脸像头盔一般坚硬。陈麦看了看表,时针刚跳过九点,进京上访的总是这么早。 “人没堵住,没想到他们敢撞过去。”刚提上来的综合大队队长小白伸过头来说。 “一个大队都拦不住,老秦穿了开裆裤么?”陈麦其实并不惊讶,张三营分局治安大队长老秦可不是个吃素的,他推荐上位的人或许品质有问题,或者鸡巴有问题,但胆子绝对没问题,个个都是狠角色。 “这帮人开着几辆卡车玩命闯关,撞飞了老秦一个兄弟。老秦不让开枪还击,但在路上洒了铁蒺藜,扎坏了卡车车胎,他们得换轮胎,跑不远。”

/yq/8732/

君九龄

作者:希行 | 完本

太康三年冬,阳城北留镇宁家来了一个上门认亲的女孩子; 被拒婚之后,女孩子决定吊死在宁氏家门前以明志; 当死了的女孩子再次睁开眼; 很多人的命运就此翻天覆地。三小姐方锦绣没有在自己房里,而是和二小姐方玉绣一起学写各种票号单据。 这就是方家小姐们的日常,不是做女红或者琴棋书画,而是学习票号的各种生意。 小丫头们在窗下叽叽咯咯的议论以后不许大家进花园的事,君小姐在花园里把少爷骂了事自然传进了方锦绣的耳内。 方锦绣将手里的本子扔在桌子上,赶着下床,方玉绣忙拉住她。方锦绣却不知道她们说的赵州秀才什么的是什么意思,以为是说家里的买卖生意,只急着要自己问题的答复。 “祖母。”她急道,“你听到我说了吗?你让我们去别院吧,我可不想再跟她碰面,这家虽然大,没有她不能去的,她现在缠着小弟,以作弄小弟为乐,逗弄小弟说什么要给他治病,她要是真喂小弟吃药,你们拦还是不拦?”“算什么?算狗屎。”宁云燕冷声说道,“要不了命,就是恶心。” 有几个姐妹用手帕掩口鼻表达好恶心。 “你们想啊,她留在阳城,成了方家的大少奶奶,等那瘫子死了,她在方家就可以耀武扬威。”宁云燕说道,说到这里冷笑,“她肯定会这么做,到时候她就天天对人说跟咱们宁家的事,说不定还会做出一副自己和十哥哥两情相悦,却被棒打鸳鸯的姿态,总之,君蓁蓁这不要脸的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事情不对,母亲和祖母对那女人很是厌恶,根本就不会听她的话和事,更不会在意到听到了消息还要来自己这里印证。 “承宇,是有件事。”方大太太得到方老太太眼神的同意才开口说道,带着几分难以启齿,“她说能治好你。” 方承宇顿时愕然,虽然很惊讶,但还是很快就理顺了这句话的意思以及它的前因后果。 “我知道她说过这话,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说服你们的?”少年人没有夸张的情绪反应,而是更平静的问道。 看着小小年纪就能如此控制自己情绪,并且能直指问题关键,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难掩骄傲,但想到这个令人骄傲的孩子却只有两年的寿命,悲愤便如潮水般将她们淹没。

/yq/8760/

十年一品温如言

作者:书海沧生 | 完本

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谁是谁非,不过,掩嘴一笑。十年含烟,梦醒时,揉揉眼睛,少年此间,哪个曾经温如言。 题记:这个故事关乎撒娇,关乎宠溺,关乎排骨,关乎爱,关乎人性,也关乎救赎。多年以后,冬日火炉前,孙子们的小脑袋围成一团,要听老奶奶讲故事。 温衡笑眯眯,那就讲个十年的故事好了,先说好,宝宝们,这只是个故事。 第一年,她从江南小镇的乌鸦变成了金光闪闪的凤凰,撞到一男一女接吻,此男长得甚是可口,心喜。 第二年,他生了怪病,她趁乱,鸠占鹊巢,赖在他家。 第三年,他的奸夫从维也纳飞回,她,鸡飞蛋打,灰溜溜逃窜。 第四年,她奉父命,当了别人家的童养媳,他几乎忘了她。 第五年,准未婚夫瞧不上她,跟别的女人跑了,他幸灾乐祸。 第六年,没印象。 第七年,一对奸夫淫夫,继续没印象! 第八年,她出国留学,他为了别的男人跟家中彻底决裂。 第九年,他被逼无奈,和她结婚生子。 第十年,孩子出生,他干了囧事,一家三口,被驱逐出境。 言希泪,颤巍巍地指,媳妇儿,你撒谎,故事明明是酱紫的。 第一年,她做排骨很好吃呀很好吃。 第二年,生病,没有印象。 第三年,他出国度假,她被赶出温家。 第四年,她失踪整整一年,他生她的气,不去找就是不去找。 第五年,他躲在墙角,跟踪了她整整一年。 第六年,她一生中最在意的那个男人出现。 第七年,没印象。 第八年,他出了车祸,她出了国。 第九年,他追到法国,她背着他在雪地里走了一个冬季。 第十年,情敌一号出生,回国。 媳妇儿,这才是完整真实的故事。宝宝们,知道了吗? 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吹散的,只有孙儿手中的小风车。 谁是谁非,不过,呵呵一笑,十年含烟,梦醒时,揉揉眼睛,少年此间,哪个曾经温如言。 温衡,温氏长女,如玉一般温润的女子。温言辛陆皆为军政世家(后陆氏转而从商),然外人眼中的钟鸣鼎食亦未尝就一帆风顺。温家危机四伏之时,言家出手相救,为报答言家恩情,温衡刚刚出生即被家人送到乌水小镇,化名云衡,随养父母生活十五年。而言家私生小女被送入温家,顶替温衡成为温家小姐,名唤思尔,与“哥哥”思莞感情极好。 十五岁时,温衡被接回温家。随思莞进入大院时,初见言希,此后便是一生的纠缠。 然而温衡的归来,刺痛了不止一个人的心。温家将思尔送出大院,令温母和思莞无法接受,因而冷淡温衡。阿衡这个江南水乡养出来的温润柔顺的女孩,就这样开始了在机关大院里小心翼翼的生活。 后来,认识了辛达夷,和思莞言希一起长大的哥们儿,并和言希愈发熟悉。再后来,思尔回到温家。 在言希的请求下,阿衡住进了言家,开始了和言希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彼此熟悉,彼此依赖,直到彼此情根深种而不自知。 然而二零零零年的春节,阿衡收到了一封快递。这封快递,揭开了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也将阿衡和言希的温暖的生活彻底粉碎。 守望,坚持,深情,决绝,无悔。 这是阿衡和言希想要告诉我们的一切。 十年光阴流转,百转千回之后言希终于牵起了阿衡的手,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的岁月静好。 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温言不羡仙。云衡想过见到至亲的一千种场景,不外是鼻酸,流泪,百感交集,如同原来家中母亲爱看的黄梅戏文一般,掏人肺腑,感人至深的;也兴许是尴尬,不习惯,彼此都是小心翼翼的,因着时间的距离而产生暂时无法消弭的生疏。   每一种都想过,但都没有眼前的场景来得真实,而这种真实之所以称作真实,是因为它否决了所有的假设。   “思莞,你是怎么回事?”老人锐利的眸子从温衡身上缓缓扫过,定格在满身水渍宛若落汤鸡一般的少年身上。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