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小米照片图片

乐小米

23 部作品

乐小米,原名纪伟娜,生于青岛,2006年毕业于临沂师范学院生物技术专业,水缸座,情感丰富,泪腺发达。她是乐小米、蜗牛米、鸡翅膀米,她是炸弹米,一颗圆鼓鼓催泪弹。2004年开始创作,发表数本小说作品,迅速攀上多家杂志一姐宝座,数百万「米饭」疯狂云集。其作品扎根社会,以强悍震惊的真实感席卷整个青春校园文坛。她的文字,清新俏皮;她的故事,直指人心。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xy/9395/乐小米照片图片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

作者:乐小米 | 完本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全集,凉生4大结局(凉生4上部《彩云散》 凉生4下篇《明月归》)《凉生4之彩云散》是“凉生”系列大结局的上篇,故事的发展出人意料。程天佑与姜生坠崖之后伤势严重,两人的关系也随即曝光,惊动了整个程氏家族,有着利益纠葛的长辈们纷纷出面干预,几个年轻人原本错综复杂的感情在家族利益面前变得危机四伏,一场不被祝福的婚礼即将举行……姜生说:“自从你离开,我的生命里就只剩下两样事情可做,寻找你,和,等待你!”姜生与凉生,两颗相依为命的小冬菇,互相牵扯住对方的一生,却无法圆满一段寻常的爱情。他们之间,隔着的是世俗的伦理道德,只能默默相望而无法相守。或许,只要还能相望,便会觉得世间安好。程天佑,让人心疼的男子,有着优渥的身世,却宁愿披挂着满身的伤痕等待姜生回眸。疼痛过后,依然会挂着泪痕微笑。微笑,哪怕在地狱里,也是盛开的莲花…“凉生”系列收官之作,痴爱八年终落幕。 少年时情之所起,此生便不再敢忘。 若爱是羁绊,那么,她就是他在这世界上的,画地为牢。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凉生:我们重新开始吧,就当现在,你十七岁,我十九岁。好不好? 程天佑:我爱你,这就是我们之间最大的门当户对! 姜生:我挡不住我的心我的爱情,它们在暗无天日里滋长,独自痛苦又独自幸福! 钱至:我在医院里求婚,只想让你知道,从此,无论生老病死,我必不离不弃。 八宝:我哥负责脱衣,我负责舞,柯小柔负责娘。 程天恩:我久久也放不下的人,就在这一刻,放下了。爱了那么久的爱情,不爱了。 宁信: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被他爱过的女人!我也会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被他爱着的女人!我是他最爱的女人!我是程太太! 未央:姐姐,这一次,你怎么不让了?他说,等我从日本回来,我们就一起去香港。当初的婚礼,委屈你了。这次,我会带着你得到他们的祝福。 我迟疑了一下,其实,我很害怕。我挺害怕那个旧家族里,他的三姑六婆们坐在一团,明着暗着地跟我说着什么门当户对… 他似乎是看出了我眼里的犹疑,也看穿了我的心,笑了笑,说,嫁都敢嫁!还会怕?他说,别怕!我爱你,这就是我们之间最大的门当户对! 有些人,总能让你笃信,幸福是如此真实。程天佑突然握住老医生粗糙的手,轻轻地握在胸前,他说,姜生,别走! 老医生居然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被他拉住的手,一把将我扯了过去,将我的手塞进他的手里,说,这才是你家姜生! 程天佑轻轻握了握,虚弱地呓语,说,这是猪蹄… 那天夜里,老医生有条不紊地给他测体温,测血压。 我在一旁看着他难受的样子眼泪突然掉了下来。 他眼神有些涣散,似乎是看到了我,又似乎没看到,他说,你哭了?他说,这样子,我会不想离开你的。

/xy/9394/乐小米照片图片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之明月归

作者:乐小米 | 完本

《明月归》是“凉生4”系列收官之作,延续之前“凉生”系列的故事发展脉络,揭开出人意料的隐情,凉生、姜生、程天佑等几个年轻人原本错综复杂的感情在家族利益面前变得危机四伏,无人知道随之而来的一场婚礼是救赎还是沦陷…… 少年时情之所起,此生便不再敢忘。 若爱是羁绊,那么,她就是他在这世界上的,画地为牢。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凉生:我们重新开始吧,就当,你十七岁,我十九岁。好不好? 程天佑:我爱你,这就是我们之间最大的门当户对! 姜生:我挡不住我的心我的爱情,它们在暗无天日里滋长,独自痛苦又独自幸福! 钱至:我在医院里求婚,只想让你知道,从此,无论生老病死,我必不离不弃。 八宝:我哥负责脱衣,我负责舞,柯小柔负责娘。 程天恩:我久久也放不下的人,就在这一刻,放下了。爱了那么久的爱情,不爱了。 宁信: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被他爱过的女人!我也会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被他爱着的女人!我是他最爱的人!我是程太太! 未央:姐姐,这一次,你怎么不让了?“凉生”系列终极结局篇—— 青春文学史上的畅销神话影响一代人的精神图腾 乐小米最新力作“凉生”系列终极结局篇——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之明月归》全国热销中! 首印敬赠婚礼请柬一起网上秀恩爱。 这一生,遇到过你,便已经是我们最好的团圆。 他自顾自地说,这啊,是白朴《秋夜梧桐雨之锦上花》里的。 他不提白朴还好,一提白朴,我不免又想起了他昔日在三亚,一句“女嫁三夫”对我的暗讽。 在巴黎这段时日的相处,他老顽童似的模样,让我几乎都忘记了,他是程宅里的那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了。 他似乎并不在乎我的反应,仿佛是陷在某种旧年的回忆里一般,说,很久之前啊,我就是这样哄着老夫人吃东西。她总是会笑,说,咱程家的蜜都抹到你嘴巴上了。 他叹气,我陪着她从韶华走到红颜不再,一直到她五十九岁那年离世…这么好的家世,她该和老爷子一样,活个大寿数才对… 说到这里,他叹气,程家的男人啊,从老爷子那一代起,就没有一个是省心的。不过,也是,天下男人哪有省心的呢。

/xy/9392/乐小米照片图片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

作者:乐小米 | 完本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姜生经营着一家小小花店,本想过平静安详的生活。背负仇恨的陆文隽为报复父亲对母亲的不忠和伤害,将与父亲有过关系的每一个女人都玩弄一遍,让父亲颜面无存。这个商业奇才外表英俊非凡却内心狠毒,在他看来姜生凉生的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笑话。他活着的唯一支柱就是恨,他陷害凉生,逼迫姜生签协议嫁给他,否则将置凉生置之死地![2] 听闻姜生要嫁给陆文隽的程天佑突然回来了,质问姜生为了凉生竟然愿意嫁给陆文隽!姜生懒于辩驳,两人渐生罅隙……未央未将姜生与凉生的真正关系告诉凉生,并在凉生面前诋毁姜生,什么都不知情的凉生竟然愿意娶未央为妻…… 离城多年的北小武回来,寻遍整个城市却找不到小九…而今,收拾起包裹,离开的时候,满城的雾气中,我才清楚,此时的自己,三十而立,背城而去! 因为我再也不会回来了,所以,就将这处房子留给你,收好留给你的这两串钥匙,我已经让天恩去给你过户了,他过户之后,会将自己手里的这个房子的第三套钥匙给你的。 小鱼山的房子,再好,也是爷爷当年的赠与;而这栋房子,是我用亲手赚来的第一桶金买的。 所以,即使,这辈子,我们无法再在一起,我也要将它留给你。让它在我无法再参与你生活的日日夜夜里,为你挡风遮雨。 因为,这辈子,你都会是我最爱的女人,哪怕你杀了我的孩子,践踏了我做为男人最后的这点尊严,你终归是我程天佑这辈子最爱的女子。 对不起。 心真的为此痛死了。 所以,不能再陪你了。

/xy/9393/乐小米照片图片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之彩云散

作者:乐小米 | 完本

凉生4,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txt,凉生4上部《彩云散》 凉生4下篇《明月归》《凉生4之彩云散》是“凉生”系列大结局的上篇,故事的发展出人意料。程天佑与姜生坠崖之后伤势严重,两人的关系也随即曝光,惊动了整个程氏家族,有着利益纠葛的长辈们纷纷出面干预,几个年轻人原本错综复杂的感情在家族利益面前变得危机四伏,一场不被祝福的婚礼即将举行…… 这一生,遇到过你,便已经是我们最好的团圆。 爱恨情痴,繁华落尽,那些被压抑、被禁锢、被伤害的昨天, 是否会让他们散落成沙,遗失了彼此? 人生不是京剧,画一张脸谱就演绎完一生。 凉生,看似有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温和俊美,内心却有着旁人看不到的坚毅和腹黑。 程天佑,平白长了一张典型的小言冰山总裁脸,内心却住着一萌系少年。 谁伤害过你,谁泼过你冷水,你都烧开了给泼回去!窗外月光,是情人眼里碎掉的泪。 这是我苏醒后的第二个夜晚。这两日,断断续续的清醒和昏睡间,大脑仿佛凝滞在一片混沌之中。 睁开眼,医院天花板处明亮到刺眼的灯光,如同匕首一般,刺疼人的眼睛。 我微微地侧过脸,闭上眼睛,一时之间,整个人像游离在时空之外一般。 迟钝,而又茫然。 这劫后余生。 钱助理进来的时候,护士正在给我换药,我的发丝间是海水浸染过的腥甜。 我看到是他,嘴巴刚微微张开,便觉干裂带来的疼。 护士回头看着他,有些无奈,求助一般,说,两天了,她一直都不怎么说话,也不吃东西,一个人呆坐着;又会像梦游一样,突然惊悸清醒,清醒了,就反复问那位姓程的先生。 他会意,没等我开口,便上前将手里那束盛放的粉红蔷薇搁在床头,冲我笑笑,说,你放心,程先生他很好。 程先生很好。她叫姜生,他叫凉生。她以为他是哥哥,他以为她是妹妹。惨淡家境和生存压力让他们不知不觉堕入了违背伦理道德的情感漩涡中,让妹妹姜生彻底的依赖与信任哥哥凉生。面对这样的爱情,姜生夹着自嘲与绝望,觉得自己的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笑话,一段青春虐恋,纠缠多年的三角恋即将揭开面纱,走近结局…… 这一生,遇到过你,便已经是我们最好的团圆。 爱恨情痴,繁华落尽,那些被压抑、被禁锢、被伤害的昨天, 是否会让他们散落成沙,遗失了彼此? 人生不是京剧,画一张脸谱就演绎完一生。 凉生,看似有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温和俊美,内心却有着旁人看不到的坚毅和腹黑。 程天佑,平白长了一张典型的小言冰山总裁脸,内心却住着一萌系少年。 姜生:我要搞垮他们程家! 谁伤害过你,谁泼过你冷水,你都烧开了给泼回去!

加载更多作品
/yq/8954/

徐徐诱之

作者:北倾 | 完本

想做你的牙齿,我难受的时候,有你疼。 我起先是你的病人,后来成为你的学生, 最后,做了你的太太。 我的最初和最终,都将有你,贯穿始终。 高冷腹黑牙医VS蠢萌牙科实习生 徐徐诱之徐润清问念想: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做矫正?念想回答:以前给我治疗智齿的医生建议过,但是我怕疼。徐润清扬起唇角笑,心底暗想:说得好像现在就不怕疼了一样。念想又补充:但我现在已经不记得那位医生了。徐润清的笑容一僵,倏然转头看她。 徐徐诱之 智齿消炎后可以拔牙了,徐润清边写病例边很自然地问道:是可以拔了,在月经期吗?念想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见他还在等自己的回答,点点头。徐润清见状,沉吟道:不用不好意思,经期不能拔牙,这个是例行询问。说完发现面前的小姑娘……脸色更红了。天色有些阴沉,云层压得极低,还是清晨的光景,就已经辨不清日色。   念想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紧张得胸腔里皆是心跳加快的阵阵回音。她一手捂着右侧的脸,一边又忍不住专注地看向对面门内的牙科椅。   虽然距离隔得有些远,看得并不真切,但这并不妨碍她对牙科椅上那位正在接受治疗的患者感同身受。   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就在她以为她今天将会这样无限期地继续耗下去的时候,终于在牙疼的恍惚间听见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她愣了一下,在自己的名字被第二次更清晰地念了一遍后,快速地起身走了进去。念想跟着老念同志到包厢没多久,徐开成就到了。 老念同志和徐同志是因为业务合作,后来发现有一共同爱好——钓鱼,从而渐渐发展为知交好友,并且正式建交多年。 只是那个时候念想已经上大学了,并未见过他,就知道两家偶尔也会聚一聚,父母的交情很不错。 郑重打过招呼之后,念想随着老念坐下来,默默瞻仰自己今后的实习老师…… 同一时间,徐开成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念想。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