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南西照片图片

顾南西

8 部作品

顾南西,网络小说作家。代表作品有《暗黑系暖婚》。蒋凯和汤正义扭头看了一眼,嗬,律师界的扛把子都来了。 是鼎拓的宋律师,一开口,就是顶级律师的那一套:“我是姜九笙小姐的委托律师,我的当事人已经向我表明了态度,会负责这位女士所有的住院费,以及精神损失费三千块,至于一百万,我的当事人姜小姐不同意,如果不能私了,就请立案,去法庭上说明。” “我明白了。”蒋凯扭头,正儿八经的样子,“老人家,你贵姓?” 周氏被宋律师那一番话说得一愣一愣:“我姓周。” 蒋凯保持他人民刑警的礼貌:“周女士,姜小姐的律师已经表明了态度,你这边呢?” 周氏老半天才回神,别的没怎么听懂,就听见了数字,当即就拉下脸:“就赔三千?想也别想,当我是叫花子啊。” 蒋凯就知道这老刁婆没那么好打发,得嘞:“那好,我们警局会尽快立案,你那边也请尽快请律师。” 周氏懵了:“什么请律师?” 蒋凯‘耐心’解释:“因为协商无果,那就只能去法庭,打官司。”他重点强调了一下最后三个字。 一听要打官司,周氏不满了:“还要打官司?”她恶声恶气,“明明是那个女明星的错,凭什么要打官司,我不打官司,我只要她赔钱!”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xh/8920/

知北游

作者:洛水 | 完本

十六年,你的阳寿只有十六年。 这是白马寺的大师伽叶第一次看见林飞时,对他说的话。这一年,林飞十六岁。 纵使不甘,却也无奈。在林飞准备了却心头之愿、迎接命运时,神秘人出现,将他带入了北境,继而开始了林飞抗逆天命历程。 误入龙鲸之腹,巧遇师傅阿萝;随楚度清虚天一行,名为囚禁,实为教导,无奈却令沙罗铁树花开。 三美女相伴,却令海姬失了姐姐,给不了甘柠真安定与幸福,也可怜鸠丹媚随之流浪;更悲何赛花六年如一的思念,只为换一对红烛。 是天定的魔主,沙罗铁树为之盛开;是天道的宠儿,短短数年,走完了别人数千年也走不到的路,却也只不过是天道加在楚度脖子上的一根绳索。 墙角下的青苔,它苦涩梗喉,因为“我”尝过。脚下的泥浆,它肮脏丑陋,因为“我”曾经就在那里。谈到通俗小说的时候我们总不能避免的提到金庸。金的江湖世界以两个精神核心为统辖:其一是为朋友、为国民,不惜自我牺牲的义,其二是心心相映、不记得失的情。情义便是金庸用他所有的故事来表达的价值观。《知北游》同样是有其精神核心的,这个核心是出世的,它衍生出了楚度、龙蝶、吐鲁番…但是他无法表述为具体而丰富的感情,于是一切都被抽象简化了。如果说金庸丰富并完善了江湖世界,洛水则选择了一条与江湖相背离的道路。,黄易在这条路上走过,也成功过,他把这路命名为玄幻。洛水则走的更远,直接跳出了武侠的骨架与血肉,而把玄想作为髓,以此产生新的骨与血,而这个玄想的世界在洛水的努力下生根、发芽、开枝、欺叶,现在已经初具规模,这就是《知北游》,相信大家一定能在阅读这部作品的同时体会良多的。等你回来,告诉你尾生最后的故事。等我告诉你,那不是我们的尾声。 天地莹白,雪花瑟瑟,发着温柔的光。我站在深雪覆盖的桥柱旁,痴痴地凝视着你。 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你,还是一个慢慢堆积的雪人。 我只想这么等待,用此生所有的时光。 我曾经错过你,这是真的。我不要错过你,这也是真的。 雪一直下。 白茫茫的桥下,两个臃肿的雪人,静静相对,永远也不会融化。

/yq/8769/

十年锦灰

作者:清扬婉兮 | 完本

十年锦灰结局,江辰和茆茆分手了,梁洛秋云姨都死了,郝时雨和黎阳结婚了,茆茆当上了杂志社副主编。主要讲述了少女苏茆茆一段悲惨的感情经历和多舛的人生命运。命运多舛的少女苏茆茆,三岁时父亲不辞而别,十五岁母亲突发哮喘病死亡,她在舅舅家经历一段刻薄委屈的时光,决定寻找父亲。少年江辰,是她在路上遇到的最初心动。 苏茆茆父亲是有名的摄影师,苏茆茆的到来,在这个家里激起小小的波澜。继母带来的姐姐梁洛秋因为苏茆茆的到来,让她心生郁塞。 在新学校的篮球场上,苏茆茆重逢了江辰,却发现,他与姐姐梁洛秋走到了一起。高考前夕,梁洛秋却忽然冷落疏远江辰,提出分手。苏茆茆心痛,为江辰抱不平,原来,梁洛秋与江辰交往,是一场蓄谋的报复。 梁洛秋模仿江辰的字迹约苏茆茆到两人常见面的地方,苏茆茆在那里遭到几个少年凌辱,当她万念俱灰地回家时,得到是却是另一个噩耗,爸爸也在这天,突发车祸身亡。 一个原本幸福富足的家,瞬间倾塌。 辗转,她带着一身伤痕到了大学,没想到,在这里,再次与江辰重逢。可惜,这一次,他却陪在自己最好的朋友身边。刻骨铭心的初恋,曾经的好友,她迷茫了。那段黑色的记忆,曾被侮辱的烙印,让她不知如何面对深爱的人…… 而这一切,都还只是一个悲惨的开始…… 绮丽而惨痛的青春,是一段裂帛的记忆,华年如锦,锦缎成灰。明媚的开始,贪爱的执持,哀伤的剧终。

/gw/9248/

木麻黄树

作者:威廉·毛姆 | 完本

《木麻黄树》是英国“最伟大的短篇小说家”、“故事圣手”毛姆的一部短篇小说的代表作,收录了他最出色的六个短篇。这些小说篇幅大致相当,介于中篇和短篇之间,并都以马来亚、婆罗洲为背景,生动地描写了一些西方人(大多数是英国人)在远东殖民地的经历,特别描写了他们在与原来所处的西方文明世界隔绝之后,在精神上受到的种种折磨。 目录 原序 赴宴之前 铁行轮船公司 驻地分署 环境的力量 胆怯 信 原跋 译后记。 木麻黄树,据他们说,如果你带一根它的树枝上船的话,哪怕再短再小的一根,也必定会招来顶头的风,阻碍你的行程,或者招来狂风暴雨,危及你的性命。他们还说,圆月当空的时候,如果你站在它的荫头里,你会听见它用刻毒、阴险的话语,神秘地、低声地道出未来的秘密。这些事实,从来都没有人质疑过;但是他们还说,经过一段时期,河水退却,当海榄雌海榄雌(mangrove),一种马鞭草属植物。在宽阔的河口拓垦出潮湿、松软的泥土,木麻黄树就会自行生长,并且逐渐使土地变得结实、坚固、肥沃,直到它成为熟土,适合更多种类、更加繁茂的植物;然后,当它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它就会逐渐消隐,最后被丛林中无数归化了的植物彻底吞没。由此我觉得,对于一本描写居住在马来半岛和婆罗洲婆罗洲(Borneo),即东南亚的加里曼丹岛,世界第三大岛,现分属于印尼、马来西亚和文莱。的英国人的短篇小说集来说,“木麻黄树”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书名;我原以为,这些英国人是在他们的先驱打开这片土地、带来西方文明之后来到这里的,因为工作已经完成,这个国家已经进入和平、有序和成熟的阶段,他们一定会以上面所说的方式,退让给更加丰富多彩,同时也不太有冒险精神的一代;当我深入调查之后,发现从前别人跟我所说的一切都不真实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极度复杂的。给一本短篇小说集起名是一件很难的事;想避重就轻,就不妨拿第一个短篇作为书名,但那样会欺骗买书的人,以为手里拿着一本长篇小说;一个好的书名应该关涉到书中的所有篇什,哪怕是隐约的关涉;世上的好书名都已用尽了。我难以定夺。但我想到,一个符号(正如弗朗索瓦·拉伯雷弗朗索瓦·拉伯雷(François Rabelais,1494—1553),法国文艺复兴时期作家,代表作为《巨人传》。大师在一个插科打诨的章节里指出的)可以象征一切事物;我回想起,那木麻黄树挺立在海岸边上,任人胡乱地砍倒在地,狼藉一片,但它依然守护着这片土地不受狂风的侵扰,这很容易使人联想到那些种植者和管理者,虽然他们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他们还是为他们朝夕相处的人民带来了安宁、正义和幸福;因此我猜想,当他们看着木麻黄树,同样感受到那份灰暗、粗鄙、悲哀,与那荒凉的热带地区有些格格不入的时候,很可能也会思念起自己的故乡;在悠然回忆起约克郡高原上的那些石南花,或者苏塞克斯郡公共牧场上的那些金雀花的同时,他们发现这种在严峻的环境中依然恪守自己职责的坚韧的树木,正是他们自己流落他乡异国的生活的象征。总之,我有多个理由保留目前这个书名,但最主要的是,我想不出更好的书名了。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