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奥威尔照片图片

乔治·奥威尔

8 部作品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1903年6月25日-1950年1月21日),原名艾里克·阿瑟·布莱尔(Eric Arthur Blair),英国左翼作家,新闻记者和社会评论家。《动物庄园》和《一九八四》是奥威尔的传世作品,在这两篇小说中,奥威尔以敏锐的目光观察和批判以斯大林时代的苏联为代表的,掩盖在社会主义名义下的极权主义;以辛辣的笔触讽刺了那泯灭人性的极权主义社会和追逐权力的人;而小说中对极权主义政权的预言在之后的五十年中也不断地被历史所印证,这两部作品堪称世界文坛政治讽喻小说的经典之作,其影响绝不仅仅局限于文学界。他在小说中创造的“老大哥”、“新话”、“双重思想”等词汇被收入英语词典,而由他的名字衍生出的“奥维尔主义”、“奥威尔式的”等词汇甚至成为通用词汇而广泛使用,可见奥威尔和他的作品在英语国家的巨大影响。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kb/9027/

凶宅笔记3

作者:贰十三 | 完本

凶宅笔记3结局,凶宅笔记第三部,所谓凶宅,就是里面曾经有人横死过的房子。传说这样死去的人因为阳寿并没有过完,所以会死得很不甘心。通常会阴魂不散,所以多数的凶宅一般都会有怪事发生。 江烁和秦一恒是一对神秘的炒房客,他们低价购买远近闻名的凶宅,经过驱鬼辟邪之后,再转手把房子卖出去,每一次都能大赚一笔,生意出奇地好!不料,这对黄金搭档却被不明来路的人盯上。一场巨大阴谋悄悄在他们身边酝酿,神秘的炒房合作者六指、“不是人”的合作者袁阵纷至沓来,各种凶险无比的凶宅不断出现,他们发现自己已经很难搞定,几次濒临死亡线。此时,他们发现,自己被套进一张杀机四伏的网内! 这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无法破解的凶宅恶鬼和风水局,到底会不会要了他们的命?谁,才是幕后操控这一切的高人? 我们这时还没看见水面,白开的话让我挺意外。 我悄声问他,水里有啥?白开左右瞟了两眼,若无其事的继续跟着领路的人走。估计不方便说。 到了船边上,领路的人就回去了。 我没急着上船,蹲下来仔细看了看水里。果然有东西。只见围绕着游轮漂浮着很多纸船。 纸船比我们平日里见到的都要大,大概一米长左右。 应该是用特殊的纸制作的,看着很结实,猛地一瞅一片白花花的,让人很不舒服。既然白开走的那么放心,可见这几个民工应该也没什么事了。我想着明天对方自然会来找万锦荣要钱,也就放了心上车。 这一天下来,我身上落了不少的灰。到晚上又弄的乌烟瘴气的。回去好好洗了一个澡。白开就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两瓶啤酒,一个人先自顾自的喝上了。 见我出来,他就把那个布包往茶几上一放。小缺,找秦一恒我没忘,看好了!这就是秦一恒! 他给我递了瓶啤酒,手缓缓的打开了黑布。 我眼睛一刻都不敢眨,啤酒也没接。忍不住的点起了一根烟。 黑布裹的很严实,里三层外三层的,白开每掀开一层我这心就颤悠一下。 最后终于看见了里头那只大虫子!我定睛一看,写的是:抬棺人数需不需要上报争取? 写完后,他卷起图纸收好,又去了客厅里。 我没有跟出去,事实上我连要不要跟出去的考虑都没有。 因为我忽然明白了这个图纸画的是什么了。脑海里全部都是当初秦一恒在宗祠里的小房间内,分析那些衣柜来历的话。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棺材,最大的,棺材。 这图纸上画的是一口棺材!!!

/yq/9124/

询君意

作者:李歆 | 完本

(言情当家花旦李歆继《独步天下》之后又一巅峰之作) 叙一段传奇,寻索历史烟云中,那段华丽悲沧的爱恋。不问贫贱,无关富贵。只为这一曲故剑情深的千年离歌。 这是一本与其他古代言情小说截然不同,让人耳目一新的小说。讲述了汉朝昭宣中兴年间的恩怨情仇,帝王争斗,以及历史上最值得称赞的皇帝刘病已与平民女子许平君的旷世绝恋。李歆以精炼如金的文笔还原了那一段段难以忘却的历史烟云,那一场场震撼古今的生死离歌。 一个是落魄无依的王公贵族,一个是清新可人的小吏淑媛,偶然的相遇铭刻一生,逍遥的缠绵眷恋一世。偷鸡的竖子或是高高在上的君王,他眼中只有那迎风招展的白茅,他心中只有那故剑情深的誓言,爱情跨过了贫富贵贱,跨过了时间,跨过了生死。 叙一段传奇,寻索历史烟云中那段华丽悲沧的爱恋。 不问贫贱,无关富贵,只为这一曲故剑情深的千年离歌。这是一本与其他古代言情小说截然不同,让人耳目一新的小说。讲述了汉朝昭宣中兴年间的恩怨情仇,帝王争斗,以及历史上最值得称赞的皇帝刘病已(刘询)与平民女子许平君的旷世绝恋。李歆以精炼如金的文笔还原了那一段段难以忘却的历史烟云,那一场场震撼古今的生死离歌。 一个是落魄无依的王公贵族,一个是清新可人的小吏淑媛,偶然的相遇铭刻一生,逍遥的缠绵眷恋一世。偷鸡的竖子或是高高在上的君王,他眼中只有那迎风招展的白茅,他心中只有那故剑情深的誓言,爱情跨过了贫富贵贱,跨过了时间,跨过了生死。一个是落魄无依的王公贵族,一个是清新可人的小吏淑媛。 偶然的相遇铭刻一生,逍遥的缠绵眷恋一世。 无论是偷鸡的竖子或是高高在上的君王, 他眼中只有那束迎风招展的白茅,心中只有那个至死不渝的誓言。 故剑情深的爱情跨越了贫富贵贱,同样跨越了碧落黄泉。 讲一个故事,寻索历史烟云中那段深情不移的恋曲。 不问贫贱,无关富贵,只为这一曲——故剑情深!如意的另一只手捧了颗圆滚滚、红彤彤的安石榴,无声地将它递到他的眼皮下晃了晃,然后她笑靥如花地说:“这是今早才从上林苑采摘下来的,我剥给你吃?” 他茫然地松开她的手。 如意的笑容其实很淡,即使脸上勉强挂着笑意,可那笑容映在他的眼里,总显得那么缥缈。 他忽然又怀念起那个随心所欲的灿烂笑容来,然后心里深深地感到一阵空虚。 安石榴,这种来自西域的果子,有着鲜艳夺目的颜色,但那坚硬粗糙的外皮并不十分讨人喜欢。它不似桃子,也不似梨子,那层必须用匕刀撬开的厚厚外皮,使它更像橘柚。 先帝统一岭南,以岭南之地为园圃种植橘柚,然后大量运至中原。正所谓物以稀为贵,橘柚一下子泛滥成灾,就连民间百姓也逐渐开始吃厌了这种水果。 但是…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