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芸照片图片

白芸

19 部作品

白芸,台湾言情小说作家,简单的白羊座,写简单的故事。喜欢温柔细腻的文字,也喜欢放纵于峥寂的无涯荒野,让文字纵横恣意,细叙点滴。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yq/9380/

帝凰

作者:天下归元 | 完本

此文原名:《沧海长歌》一个关于爱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静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适合于唇齿间细细咀嚼出暧昧与深沉的悠长旅程,正如这冷夜幽幽,宫灯未灭,风卷了玉帘金钩琳琅作响,紫金百合鼎中烟光袅袅,一缕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红隐隐,以缄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着。 长风起,凤凰舞,天下谁主? 这个华艳的年代,这个富盛的帝国,这些绝色聪慧的男子与女子们,这些深潜的阴谋和久伏的恩仇,这些因为爱与怀念,相思与别离而墨色淋漓走笔于苍茫历史蓝图上的抵死纠缠。 此刻,开启。本文讲述了一LOLI身御姐心的BH恶女以复仇为名行摧草之实,尽情荼毒众家美男,经过N次的调戏与反调戏,蹂躏与反蹂躏的斑斑血泪历程,最终完胜的故事。 前世里一场血案,开国皇后死状凄惨,今生里挟怨而来,真相却如掩于重重迷雾中的楼阁,回旋反复,不见全貌,隔世重来,她的复仇之剑,到底应轻轻搁上谁的颈项? 是暴烈而为情迷失的当朝帝王?是沉静而生死相随的别国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异姓王?是清雅而绝顶聪慧的皇弟?还是潇洒而有所怀抱的武林骄子? 谁是她的敌?谁是她的友?谁葬她于残忍杀着,谁挽她于绝巅长风?谁最终凛然而观,见她傲然冷笑,轻轻于九霄云天之外拨动手指,摆布翻覆这深宫迷怨,天下棋局? 秦长歌: 前生里,一只锦囊,收却绝世红颜身后艳骨,开国名后,落得功臣无冢,深怨长埋。 天女谪降,几世轮回。 我本九重灵元身,何须执着凡尘恩怨? 然而历劫未满,恩怨未解…到头来,解铃终须系铃人。 再入红尘,一笑如风,翻覆爱恨种种。 彼生彼死,莫失莫忘,今生前世,魂兮归来。 风起云烟,逐鹿舆图,天下棋局,纵横手谈。 宫阙之巅,浅笑回眸,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转侧,弹指流光如许,落足,底定江山绮丽。 待得乾坤事了,谁人共我长歌? 萧玦 前生里与她结发,红罗帐里一笑嫣然。 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纱帘下人如玉,雪色清光耀亮双眼,她的呼吸拂在耳侧,轻浅而幽香,带着隐忍与节制的欢娱。帘幕里逶迤唇齿,没有人知这一刻幸福来得如此缠绵,瓷枕上黑发交缠,但愿这一生永远撕脱不开。 未曾想,转瞬,恩爱风逝,换得火海中喋血的结局。 谁是谁的债,谁是谁的劫? 谁漫步过断桥后那一地月华,一身寂寞。 谁凭栏问: 年年雪里埋新酒。 却与何人谋一醉? 楚非欢: 西苑桃林花开如雪,你从落华缤纷中走来。 醉了一地娇红。 风过,听得呢喃: 人生,不过一场是非之欢。 玉自熙: 浮生面具三千,宛转指尖。 帘影后,玉镜中,谁窥见妖魅容颜。 爱情是玉鼎香炉中袅娜轻烟。 生命里最初的熙光,一瞥间。 素玄: 月圆之夜,西山之巅,青衫纨素,扁舟一叶。 无拘束处是蓬莱。 此生里恩怨翻潮如涌,俱匆匆。 终为谁横剑一拭,裂长空。 换一回振衣而去,且共从容。 萧琛 采西山之云,掬北海之水,吸长天之霞,撷瀛洲之花。 且换得人生里美玉无暇。 只是终不能忘 宫阙千层,楼阁深处,谁拔剑长吟,剑落处飞雪轻盈。 谁携琴高崖,萧然抚曲,谁驻足聆听,引为知音? 而斯人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风卷,风起,风中有隐隐的焦臭和血腥气息,碎骨肉末被迅速挤压碾碎成无数细小飞沫,因着那强大的威势,亦扑头盖脸的落下来。 玉自熙挥到一半的铁袖,突然生生顿住。 只此一顿,形势立转。 雪亮刀锋,极善把握时机,在风歇的那一刹,如蛇般一钻,乘势而进,寒气森森,冷光耀眼的,轻轻搁在了玉自熙颈项。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