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多照片图片

那多

25 部作品

那多(1977—),原名赵延 ,上海人,萌芽主编赵长天之子。上海市作家协会2010年度推出的15位签约作家之一。著有星座爱情小说系列三本: 《当摩羯遇见处女》、《白羊座的双层世界》、《春夜开始,夏夜结束》;灵异手记系列十三本:《凶心人》,《坏种子》,《铁牛重现》,《幽灵旗》,《神的密码》,《过年》,《亡者永生》,《返祖》,《暗影三十八万》,《变形人》,《纸婴》,《亡者低语》,《把你的命交给我》等。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yq/9461/

离婚以后

作者:耳东兔子 | 完本

她痴爱了他三年,苦守了三年。 前女友强势回归,她就得“退位让贤”。 当陈安安侧身挡住刺向她旧爱的军刀时,她便耗尽了她所有的爱。 许墨阳以为自己那颗嗜血的心终于得到平静时, 却夜夜难以入眠,魂牵梦萦的是谁的声音:“阿墨……” 三年前,陈安安被闺蜜强拉着参加了她哥哥的生日宴会,却在那一天阴差阳错的跟暗恋许久的心上人许墨阳发生了关系,她在众人的嗤之以鼻中醒来。他女友伤心欲绝出国那日,他却向陈安安求了婚,两人结婚三年,安安自以为苦守相思总能盼得黎明,谁知却盼到了怀着身孕强势归来的旧爱。阴谋和背叛重重袭来,旧爱和新欢,孰轻孰重? 本文行文流畅,值得一看。 旧爱与新欢的交错,孰轻孰重? 当旧爱的强势回归,当阴谋与背叛的无声袭来, 蓦然回首,阑珊处是谁的身影?话音刚落,安安便被人拽起,强硬的手臂将她禁锢在怀中,呃呃……某人就绕着她跳起了三贴,安安第一次被人在大厅广众下如此调戏,许墨阳轻轻的用唇齿咬住她外套的拉链,缓慢的往下拖,安安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一把拉上拉链,推开许墨阳,失控的吼道:“许墨阳,你个臭流氓,哪个告诉你跳热舞要别人脱衣服!……” 与此同时。包厢门被人推开,来人正是李姐:“陈安安,你要死了啊,送瓶红酒送这么久!赶快回去!” 陈安安借机走了出去。李姐看见包厢里的人物,随即赔笑道:“四位爷,慢玩,新来的不懂事。打扰你们了!”说着便扭身摇曳着风姿走了出去。

/yq/8776/

幸得相逢未嫁时

作者:是今 | 完本

云雨 是今 最清雅的王储之争,最从容的刺杀,最低廉的诱惑,最心痛的交易。虽然相识太晚,相知太迟,幸得相逢未嫁时。初见时,她还未及笄,这样的小人儿竟已定亲,而且还被退婚了。朝夕相处间,她出落得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然而,她情窦初开的心里何时装入了另一个男子?纵然情伤,她依旧浑然不觉他的爱怜之意,甚至神不知鬼不觉地又定了亲。这一次,他决意不再放手。身为仓澜王又如何?他就是要打破几百年的规矩,娶个平民女子。身为大师兄又如何?他就是不遵同门不能结亲的无理门规,誓娶他的小师妹。虽经坎坷,幸君未嫁,天涯海角,我亦追随。有一种债主,你借了他的钱,还钱他不要,非要让你还别的,还要连本带息! 她就是因为借了他三两银子,结果,被他“欺负”了,手段“令人发指”一个算命先生,见到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立刻如见天人,激动地扑了上去。   “哎呀,小公子真是龙章凤姿,相貌不凡。老夫相面这么多年,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贵气天成的小娃娃,小公子,你的生辰八字是什么?”   粉妆玉琢的小男孩看了他一眼,扭头叫了一声"娘"。   一个年轻女子站在小男孩的身后,嫣然含笑。   她身姿婀娜,眉目如画,娉婷玉立在明艳的春光里,象是薄雨之后初绽的莲花。   她突然敛了笑容,对那算命先生色厉内荏:“回去告诉你家主人,他是我的儿子,别再费心思变着法儿的来打探他的生辰。”说着,拉起男孩就走。   一朵绰约的莲花生生变成了呛人的朝天辣,辣椒沫子扑了算命先生一脸。   “司恬,你一个人是怎么生出儿子的,我倒想知道。”

/yq/9066/

御姐快到我的碗里来

作者:撒空空 | 完本

她大他整十岁。 他却爱她入了狂。 众人都说他乖巧得如只猫。 只有她知道,他内里住着一只小禽兽。 这是个美貌年下男追求冰山御姐的故事。秦红颜来到HG公司报道的这天早上,天气很好。阳光如薄纱般轻轻扬扬洒下,罩在她身体上,生出阵阵痒意。天空的云大朵大朵舒展,纯净的白色让人目眩神迷。路边的香樟树在熏风吹拂下发出哗哗的声响,如同演奏着幽幽的曲调。 HG公司办公楼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风格大气奢华,璀璨夺目的水晶吊灯,光洁可鉴的的大理石地板,无一不让人心生向往。众多社会精英穿着整洁笔挺的西服,背着名牌包,戴着名牌表,端着咖啡,神色倨傲且冷淡地进入HG大厅。 这里,是实现他们人生价值,傲视凡人的地方。 而这里,也是秦红颜即将为之奋斗终生的地方。 之前,她偷偷跟着沈盛年,却无意中发现他搬进了那个名叫秦红颜女人所在的公寓。这个发现让付玲子嫉恨交加,要不是害怕沈盛年杀了自己,她肯定会冲上去撕烂那个秦红颜的脸。 幸好前段时间,秦红颜终于搬家,没再与沈盛年见面,付玲子这才稍稍平静下来。 虽然上次在生日宴会上,沈盛年对她恶语相向,可她仍旧没有放弃。付玲子对沈盛年的感情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爱,而是一种逐渐可怕的执念。 她一定要得到沈盛年! 不论是牺牲自己,还是牺牲他人。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