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霸唱照片图片

天下霸唱

40 部作品

天下霸唱,本名张牧野,天津人,被称为中国最具想象力的作家,其代表作《鬼吹灯》 系列小说风靡一时,从而引起“盗墓”小说畅销盛行。美国《时代周刊》评论说:《鬼吹灯》丰富饱满的想象力,成为它最让人刮目相看的地方。2007年,天下霸唱以280万版税获2007第二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十九名,2010年,又以420万版税荣登2010第五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十名。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kb/9551/天下霸唱照片图片

摸金玦之鬼门天师

作者:天下霸唱 | 完本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一场浩浩荡荡的运动席卷整个神州大地。我和胖子、陆军被分配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农垦三师的17号农场。眼见寒冬将至,老排长安排我们三人和通信员尖果留守看护物资,自己领带其他人撤出农场。几人守着农场,却发现仓库里的柴火日益减少。冰雪封山,柴火就是几人的命。原来是一只狐狸作祟报复,偷偷拉走了柴火。不日,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席卷而至,众人设计想要套住那只狐狸,不料却遭遇从西伯利亚流窜而来的狼群。众人为了逃命,跟着狐狸钻进一个土窟窿,却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隐秘千年的辽国古墓…第一章 老鼠岭打天灯 第二章 盗墓鬼门河 第三章 向风中逃亡(上) 第四章 向风中逃亡(中) 第五章 向风中逃亡(下) 第六章 黑山头古墓 第七章 九尾妖狐 第八章 黄金灵芝 第九章 狮子献宝 第十章 僵尸猎人 第十一章 鬼门天师 第十二章 奇怪的头 第十三章 照明装置(上) 第十四章 照明装置(中) 第十五章 照明装置(下) 第十六章 河中水鬼 第十七章 巨脉蜻蜓 第十八章 旋涡之海(上) 第十九章 旋涡之海(中) 第二十章 旋涡之海(下)大少爷吓破了胆,哆哆嗦嗦一夜没敢动,等到鸡鸣破晓东方渐白,他才从死尸底下爬出来。经过这一番惊吓,大少爷的命没了一半,身子大不如前,有心当盗墓的土耗子也当不成了。要说他这一辈子,简简单单两句话可以说完——发财如做梦,倒霉似落坑! 咱们说的这位大少爷,正是我的祖父。我出生于全国解放后的1951年,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祖父也让人揪出去批斗了,原因是他在解放前从事的行当也属四旧范畴。祖父挨完了斗还不明所以,偷偷问我:“怎么他大舅、他二舅、他三舅都没事儿,非跟他四舅过不去?你说他四舅招谁惹谁了?” 他虽然不太明白外面的运动,可也担心身边几十年的《量金尺》秘本和勾形玉是个祸头,又觉得失传了可惜。于是他口传心授,让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记下,这才将秘本付之一炬,勾形玉则让我揣在身上。至于他怎么在老鼠岭上打天灯,怎么跟个画阴阳八卦的老道下河盗墓,如何遇上一个老头儿指点,又如何得到《量金尺》和盗墓贼身上的玉勾,全是他跟我说的,我只是当成故事来听。真与不真您往后看,当时我可料不到,他在几十年前遇见的东西,又让我给撞上了!

/kb/9280/天下霸唱照片图片

殃神·鬼家怪谈

作者:天下霸唱 | 完本

蛇妖缠身、五鬼擒龙 、千里追尸、吃人巨怪 继《鬼吹灯》后,3亿“灯丝”翘首以待之作 天下霸唱 再启盗墓密码,重归惊险之旅 揭密神秘叵测、奇诡妖冶的地下世界 臭鱼一行人能否化险为夷,顺利找到大山深处的犬戎古墓?传说,在人死之后,死尸中会有一口怨气,这股子怨气为“殃”,必须等到怨气出去,死人才可以入土为安。而为这些死人批写“殃榜”的人,则被称之为“殃神” 。 臭鱼、崔大离和“我”三人给过世的邻居守灵之际,在侧屋的地底下发现一副棺材,棺内女尸面容如生,经年不腐。以此种方式下葬的人,大多生前有沉冤未雪,棺材犯殃。棺材中的女尸阴阳不批,谁动谁倒霉。孰料,女尸早被别有用心之人盯上,开棺之际,对方被尸虫钻入耳鼻噬死,守灵的三人也沾上了女尸身上的晦气。 为了去“殃”,同时也为了揭开女尸身上的重重迷团,一行人根据手里仅有的线索,踏上寻找犬戎古坟的漫漫长路。冰川上的吃人巨怪,地宫下潜伏的岁鬼,不死之树上的仙虫……一路上,诡异凶险的事情纷至沓来。 臭鱼一行能否解开身上的诅咒?传说中的“殃神”本尊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危机四伏的犬戎古墓里,还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2014年,天下霸唱《殃神》再次揭开神秘叵测、奇诡妖冶的地下世界。旧时,天津卫出过四位奇人。一是水上公安“河神”郭得友,屡破奇案;二是火神庙派出所的“飞毛腿”刘横顺;三是无宝不识的窦占龙;四是批殃榜的崔老道,擅能降妖捉怪。《无终仙境》开头说的就是崔老道,后来他在南门口摆摊儿算卦,庚子之前他在余家大坟的一座破庙之中充当管香火的庙祝,那会儿还是以批殃榜为生。 有人就问了:“什么是殃榜?”

/kb/9071/天下霸唱照片图片

大耍儿之西城风云

作者:天下霸唱 | 完本

天下霸唱最新作品长篇“江湖”小说。一段关于“热血青春”的故事,一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老天津卫的时代印记。一群十七八岁的半大孩子,用独特的方式鲜活地展现着自己的悲喜人生。他们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打打闹闹;在腥风血雨的生活中为弟兄两肋插刀。他们代表了一个时代,却亦超越了那个时代。当浪漫的青春旅程逆流成不可挽回的血色印记,无常的命运将把他们推向何方?北京城有老炮儿 天津卫有大耍儿 初具史诗气息,再现人生悲喜 一部描写30余年社会风云变幻的长篇江湖史诗;他们不需要谁去代表,只因他们谁都代表不了。天下霸唱被誉为盗墓文学的开创者,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小说后在华人世界传播最广的小说,即将出本的《大耍儿之西城风云》却避开盗墓的故事,写的是一部“江湖”小说,我们又将在这本书里见识天下霸唱怎样的想像力呢? “其实我一直想写一部现实题材的小说,这也是我多年来的一个心结。因为之前都是写奇幻类小说,说实话我自己也有些厌烦了,而《大耍儿西城风云》正是取材于现实生活,更能真实反映复杂的人性。”关于《大耍儿之西城风云》,天下霸唱如是说。 这次《大耍儿之西城风云》也确实与以往不同,里面的主人公的原型是在霸唱是一位霸唱认识的的老大哥。老大哥姓魏,和霸唱聊过很多自己的故事,霸唱听完以后,对那个热血的八十年代很感兴趣,也因此创作了这本关于“大耍儿”的故事。 《大耍儿之西城风云》正是一段关于“热血青春”的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天津,主角只是一群十七八岁的半大孩子,他们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打打闹闹,在腥风血雨的生活中为弟兄两肋插刀,他们走过残酷而激越的青春,以及整个过程中的磨难和坎坷。 天下霸唱的作品往往都有非常鲜明的时代特征和文化特色,《大耍儿之西城风云》也是如此。《大耍儿之西城风云》写的是天津卫“大耍儿”的故事,其中也有很多天津当地的文化,加上天下霸唱用幽默精练的语言,构建了一个属于一代人的“江湖”。 “北京城有老炮儿,天津卫有大耍儿”,这是属于那个年代的热血记忆。30年过去了,北京“老炮儿“被人重新提起,接下来,让我们跟随天下霸唱,一起去了解天津“大耍儿”。1983年春节过后,春寒料峭。这一天晚上,北马路二中心医院门前,左侧有一间公厕,公厕门前是一盏路灯,灯杆儿下站着宝杰,再往西,下一根灯杆儿下是我。我对面是南项胡同,胡同口站了四个人,他们隔着一条北马路盯着我和宝杰。已经晚上十点多钟了,正是“鬼龇牙”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原本就稀少,而我们要等的——头戴羊剪绒帽子的人一直也没出现。列位看到这儿,应该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吧?你也许猜对了,我们要拍羊剪绒帽子!那时候一顶剪绒帽子简直就是一个“大耍儿”的重要标志,当时出来混的标配是一件将校呢大衣、四个袋军褂、将校呢裤子、校官靴、军挎包,再加上一顶羊剪绒帽子。

加载更多作品
/wx/8559/

忘川

作者:沧月 | 完本

忘川沧月听雪楼,听的是江湖霸业,听的是儿女情长。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人中龙凤去世三十年后,听雪楼三易其主,兴盛衰败,起起伏伏,到了第五代,局面已经变得尤其艰难。七大帮派秘密结盟,以“天道盟”为名,开始与听雪楼分庭抗礼,江湖格局岌岌可危。 何以挽救危局?唯有夕影血薇,重现江湖。 她从风陵渡的月夜驾舟而来,携剑回到洛阳。然而却没有料到,在血薇来到夕影身边之前,听雪楼里,早已有了另一个女子,已在他身边陪伴了十几年。昔年人中龙凤的传说,终究一梦。而她孤身远去天涯,绝望之中,再遇新的机缘。十年前惊鸿一瞥的陌路人,竟重归于她的人生。 刀剑如梦,恩怨如潮。 真是可怕啊…人心里那种爱与恨的力量! 一饮一啄,俱是注定。如果早知道最后的结局,她是否还愿意学成一身的绝学?还是永远留在风陵渡,做一个只看着黄河日落,永远不知道什么是江湖的平凡女子?《忘川》的结束,标志着属于听雪楼的时代也终于彻底结束了。 那个从初中时代就绵延开始的梦,在这里画下了句号。 就如同我随风而去的少年时代一样。 有生之年,望穿秋水,终于渡过了这条忘川。 ——沧月 听雪十年,武侠世界至此完满“血薇,不祥之剑也。嗜杀,妨主,可谓之为‘魔’。” 下着雨的初秋之夜,风里有菊和兰草的清香。洛水旁一间小小的酒馆里,人声寂寥,风灯飘摇,只有一人独坐。灯影雨声里,连外面河水静静流淌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那个女子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那本翻得卷了边的古旧书卷。

/yq/8778/

不负如来不负卿

作者:小春 | 完本

爱一个人,可以爱多久?等一个人,可以等多久?罗什和艾晴在人生的前辈子里,相遇、相知、相爱不过短短的5年,但是罗什等了艾晴四十七年,艾晴等了罗什三十七年。艾晴,为验证历史做了试验小白鼠,几次三番被推进时空穿越机。冥冥中的命运牵绊,她遇见了千古有名的高僧鸠摩罗什。她与他之间横亘着的不仅仅是漫长悠远的千年岁月,满目苍痍的乱世纷争,更有潜心修行一心向佛的赤子之心。少年时的亦师亦友,青年时的脉脉相处,壮年时的共历磨难,老年时的相视一笑。“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花,卑湿淤泥乃生此花。” 饱受多舛的坎坷,历尽人间风霜,成就了一代大师,能成就一生的爱恋么?红尘之外的佛与法,凡尘俗世的情与爱。驼铃悠悠,唱响西域。那段遗落在1650年前丝绸之路上的纯真恋情,如何做到如来与卿两不负·.....自惭多情污梵行,入山又恐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万千读者潸然泪下,红尘之外的佛与法·凡尘俗世的情与爱·千古高僧·现代才女·情唱西域。 丝绸之路上的漫漫黄沙,掩去了千年的风霜,却掩不去下一代高僧传奇般的爱情。另类的穿越文,没有后宫纷争,没有勾心斗角,只有乱世中的相濡以沫。一切艰难困厄,十指交缠,我与你共度。午后一杯清茶,翻开此书,且看这十六国纷扰,在小春笔下,徐徐展开。圣人何为圣?慧根早植;佛法何远播?佛常驻心。小春用平凡的穿越题材带来了不平凡的经典再现,用艾晴的眼睛领我们见证了一代名僧摒弃清规戒律,将大爱大苦隐于佛、致力大乘的传奇一生。她笔下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罗什让佛站在了我们之中,佛近,人更近。 公元初的边关,龟兹国的正千,驼铃悠悠,一段遗落在1650年前丝绸之路上的纯真恋情缓缓浮现,乱世纷争中,这一心向佛的赤子之心,怎样才能不负如来不负聊…这有驼背上流传的经文,这里有比神话更让人感动的爱情。这爱情,发生在1650年前遥远的西域;这爱情,女主高科技穿越承受高强的辐射以身体为代价;这爱情,男主以冲破宗教戒律转生光明;这爱情,要忍受几千年的诋毁诟病;这爱情,要用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十年来换取……艾晴和罗什一世的爱恋,却只有几年的相守和相依。他们在两个不同的时空,不同的地域,等待着对方,等待着重逢...吕氏后凉在公元401年投降了后秦,两年后,南凉王秃发傉檀进驻姑臧。不久,北凉王沮渠蒙逊攻克姑臧,以姑臧为都直至公元439年北凉被北魏灭亡。北魏收姑臧城内户口二十余万,此后,姑臧城便以武威城名称世。 一只手扶上我的肩,回转身,他也在向外看。怔怔的眼神,似乎在沉思。我握住他的手,这里,就是我们要居住十七年的地方。这里,到了21世纪,已经完全找不到任何吕光时期的痕迹。这里,一千六百五十年后会建起一座鸠摩罗什寺,以纪念你十七年默默无闻的岁月。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