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照片图片

辛夷坞

21 部作品

原名蒋春玲,1981年8月4日出生于广西桂林,中国女作家,2004年毕业于广西师范学院法商学院。现供职于一家电力国企,对于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她也觉得偶然:“跟很多网络写手一样,我写作的初衷也是一个‘闲’字。2006年我有一段特别空闲的时间,一个星期六中午,我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床上看小说,忽然想,要不我也试着写点什么吧。一时冲动就开始写了,到黄昏的时候我已经写了近两万字,那就是我最早在网上连载的第一部小说《原来你还在这里》的开头。”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8546/辛夷坞照片图片

我们

作者:辛夷坞 | 完本

辛夷坞我们全文阅读,小说我们内容讲述的是一个叫做祁善的女孩和一个叫做周瓒的男孩之间的故事。他们生于同一年的同一月,前后只差一天,从幼儿园到高中他们就一直在同一所学校,同一年级以及同一班级,他们是同学口中的“小俩口”,是长辈口中的“天生一对”。他从未想过她有天会爱上别人,直到有天她光明正大地把另一个他带出来,他才开始恐惧,原来她并不是只属于他的……【上册】 ――我能送你的,是我们知晓以前28年的惦念! 出生时间只相差一天的祁善和周瓒,从小就被两家长辈视作“小冤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迟早是会在一起的。哪知他们竟将这样亲密的发小关系维持了整整28年。 对祁善而言,周瓒就像一只张扬夺目的风筝,天性逍遥。她知道风筝的线始终牵在自己手中,可是风筝再美,飞得再高,人人都夸,有什么用。不管风从哪个方向吹,他不在身边,她有的只是那根线。她真正想要的却是一个稳定的伴侣和一段相濡以沫的感情。 她用了多少的时间去对一个人放心,就得用多少的时间甚至更大的代价去收心。 她想,都28年了,她应该是可以对他“免疫”的。所谓“免疫”――中过毒,幸未死,从此心有无私天地宽。 而她在心底一直想问的那个问题,或许,时间终会给出一个答案吧。 【下册】 ――善良的人在追求中纵然迷惘,却终将意识到有一条正途。 周瓒从来不信祁善会爱上除了他以外的人,他曾以为祁善翻不过他的五指山,可后来才发现,如果祁善是孙悟空,他却并非如来佛祖。他更像白骨精,无论披上哪一张皮,在祁善的火眼金睛下都无所遁形。 做朋友仿佛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能,可在感情方面他们却有着死穴。因为深知对方太重要,所以害怕任何一种不确定的因素来打扰,哪怕是爱情。 他看过太多失败的感情,宁愿无拘无束地生活。然而经年累月,当他失去过,方渐渐明白:爱怎么会没有束缚。脱缰的野马天高地远,终究无所归依,她是他最后的羁绊。比起失去,他宁愿受她所制。 很多东西放久了反而更有味道,但也有很多东西放久了会变质。 他不知道,青春里一路相伴的他和她,是否还能成为彼此生命里的“我们”?辛夷坞出道十年,暖伤青春全新力作。爱情里最美好的事,莫过于“你”和“我”,最终成为“我们”。堪称青春文学中描写最细腻的“青梅竹马”的故事,辛夷坞写作生涯最重要的一次升级。谨以此书献给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一路走过来的我们。等待最磨人之处不是久候不至,而是无法预计结果。假如这一秒你选择了放弃,就意味着在此之前的亿万分秒里,你所付出的精力、耗费的心血统统可以忽略不计。等待一天或是等待一生,在结果面前并无区别,它们最终只会被简单粗暴地划分为两种:成功或失败。

/yq/8557/辛夷坞照片图片

应许之日

作者:辛夷坞 | 完本

应许之日电影热映,应许之日结局,应许之日番外,大龄女封澜作为一个餐馆的年轻老板娘,居然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餐馆里来路不明的服务生丁小野。殊不知在爱情的猎场里,丁小野更像猎手,喜欢鲜活的、亲手捕获的猎物。当他把她抱得那样紧,亲吻犹如暴雨降临,当无穷的火焰瞬间只余灰烬,她却浑身发抖。他不讨厌她,却又不爱她。而她呢?不怕他爱,也不怕他不爱,只怕不够爱。世上没有无辜的爱人,光阴从未被枉费。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趁还能爱的时候放肆地爱过。婚姻对于封澜来说就像一扇门,她很渴望走进去,可她必须找到打开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在遇见丁小野之前,封澜一度觉得能够修得正果的爱情是限量版,而她,拿不到号码牌。那天,丁小野蓦然出现在她面前,带着危险又诱惑的笑容,让她想到了某种兽类。她恍然觉得自己和这个年轻的男人仿佛是荒原里并行的两只野兽,万籁俱寂,月色如钩,只有呼吸间相似的气味和体内奔流的血液在呐喊咆哮,一切的繁杂荡然无存,存在的只有两个温热的躯体本身,她愿意被他啃食,也想把他吞进肚子里。他说:“我喜欢鲜活的、亲手捕获的。”辛夷坞继《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后全新感人暖爱力作。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对你一见倾心,因为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婚姻对于封澜来说就像一扇门,她很渴望走进去,可她必须找到打开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 在遇见丁小野之前,封澜一度觉得能够修得正果的爱情是限量版,而她,拿不到号码牌。 那天,丁小野蓦然出现在她面前,带着危险又诱惑的笑容,让她想到了某种兽类。她恍然觉得自己和这个年轻的男人仿佛是荒原里并行的两只野兽,万籁俱寂,月色如钩,只有呼吸间相似的气味和体内奔流的血液在呐喊咆哮,一切的繁杂荡然无存,存在的只有两个温热的躯体本身,她愿意被他啃食,也想把他吞进肚子里。 他说:“我喜欢鲜活的、亲手捕获的。” “包括自投罗网的吗?”明知他不靠谱,她还是放任自己打了针强心剂,只因那颗心为一个人怦然而动的感觉太过美好。 二十岁才得到心爱的洋娃娃,四十岁才买得起俏丽的裙子,六十岁重遇初恋时的人…这又有什么意思?世上没有无辜的爱人,光阴从未被枉费。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趁还能爱的时候放肆地爱过。 她在等她的应许之日。不是说,所有虔诚的人都配得到这一天吗?

加载更多作品
/yq/9063/

半相亲

作者:撒空空 | 完本

夜路走多了是会遇鬼的。 相亲相多了是会遇见熟人的。在人生第24次相亲时,慕平凡碰见了高中同学尹越。本对这次相亲没抱任何希望,但之后尹越却频繁约会她。于是,平凡开始稀里糊涂地和尹越向恋爱这条康庄大道上奔腾。在狂奔的道路上,居然发现这厮暗恋自己多年。这这这,天上的馅饼也太大了吧?但修成正果的道路总是曲折的,平凡后又遇见疯狂追求她的黎子平,原本以为是单纯的爱,但他身后却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使得平凡和尹越都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之中…平凡最大程度地哀了,董小瓜啊董小瓜,你个没上过小学的文盲,怎么能这样归纳文章大意呢?! 面瘫表叔接着开车,一直开,一直开,开过了另外一整条街后,才说了一句话:“诱惑,是很坏的东西。” 平凡的脚脖子也开始冷了。 本来想赶紧解释的,可尹越停下了车——逆徒的家到了。 尹越抱着小肉球上楼,丢给他们父母,而平凡,则在车中淌着冷汗。 死了死了死了,这次自己的信誉度又要被差评了。平凡不再敢反抗,只能强忍着泪水跟着他走回家,三十九度的高温,十五连矿泉水也不让口干得冒烟的平凡买一瓶。 他说:“你的钱,就是我们俩的钱,我们要为今后成家立业做打算。” 那次回家后,平凡中暑,去医院输了三天的液才缓过来。 从此,再不接十五的电话。

/yq/9329/

权咒

作者:安思源 | 完本

武林世家,霸道的情爱,却又忠爱难两全,皇朝贵胄,温润、宽容的等候,江山美人孰轻孰重,时空魂,轮回道,理智与情感的选择,庭院深深何去何…… 虽然现代女人在古代生存有许多优势,但也有劣势,并非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 首先,在古代男权社会中,女人是男人与社会的附属品,没有独立的思想,也没有独立的经济权利。古代的社会制度对女人的束缚便是独立生存的最大障碍。 如果穿越文再真实一点,那么现代女性所面临的生存困境也应该很多。这是一篇现代女性与古代生存环境相碰撞的文字。十六岁时的余念修已经出落得玉树临风了,纵是性子顽劣,可是一举手一投足,或者仅仅是在街边和兄弟们打闹时的扬唇一笑,都能让不少姑娘家迷了心智。 念修也从不腼腆,董家兄弟以及马盅每回和他上街,都会忍不住翻白眼。这家伙总是不住的冲姑娘们抛媚眼,惹得人家春心荡漾后,又是一脸无辜若无其事的路过。这临阳县里,为余念修明着争吵过的姑娘,也不再少数。 去年,念修的爹去世了,他更是没人管了,闹得更凶了。心想自己现在这模样,怎么着都吃亏,等穿好了衣裳再跟他好好计较。 “哦哦……”念修还没回神,傻傻的扔下衣服,他倒红了脸。赶紧转过身,往旁边走去,虽想着不看,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又回了下头,依旧觉得不敢置信。那个总是脏兮兮的小鬼,竟然是个姑娘! 只有十四岁的肉肉,尚还没有姑娘家该有的亭亭玉立,若是不仔细看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偏偏念修仔细看了,近在咫尺,瞪大了眼看,肉肉确实还没有姑娘该有的东西,可也没有男人该有的。 念修只是见到了个稚嫩的女孩,披散着发,回眸微嗔的瞪视着他。双颊有些嫣红,发尾正滴着水,有几分那年纪不该有的妩媚。

/yq/5852/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作者:辛夷坞 | 完本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番外,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结局,电视剧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小说已被改编为同名电影。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来到大学。可是当她联系林静的时候,却发现出国的林静并没有告诉她任何消息。生性豁达的她,埋藏起自己的爱情,享受大学时代的快乐生活。却意外地爱上同学校的陈孝正,板正、自闭而又敏感、自尊的陈孝正却在毕。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是赵薇的导演处女作,也是其在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的毕业作品。影片改编自著名作家辛夷坞的同名小说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来到大学。可是当她联系林静的时候,却发现出国的林静并没有告诉她任何消息。生性豁达的她,埋藏起自己的爱情,享受大学时代的快乐生活。却意外地爱上同学校的陈孝正,板正、自闭而又敏感、自尊的陈孝正却在毕业的时候又选择了出国放弃了郑微。 几年后,林静和陈孝正都出现在郑微面前,而工作后的郑微也纠葛在工作、感情甚至阴谋之中。郑微感情的天平,会倾向于哪一个呢?办入学手续的人还是那么多,好在老张交游广阔,八面玲珑,领着她四处穿梭,竟然免去了好几次排队之苦。饶是如此,当郑微办妥了全部的手续重新站在树荫下时,不禁感叹,这鬼地方真热呀。她原本以为自己称得上是地道的南方人,哪知道来到这亚热带的城市,才发现她那位于东部省份的家乡的气候绝对算是凉爽宜人。不过没有关系,她总算如愿以偿地来到了这个地方,和林静站在同一个城市的天空下,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又可以像过去那样黏着他。想到这里,郑微觉得高三一年的苦读都没有白费。她强忍着雀跃,在心里大声说:“我终于来了,林静!”   开学一个星期之后这天的晚上,郑微在宿舍里握着电话发呆,这是她第三次把电话打到在G市的政法大学——林静的宿舍。有一次没人接听,另外两次都是个陌生男孩子的声音,说的都是同样的话,“你找谁……哦,不好意思,林静不在,他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你是哪位……好吧,你的电话我记下了,他回来之后我会转告……”   郑微心里空落落的,满腔的喜悦都化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郁闷。林静说他最近比较忙,不能到火车站接她,她一点都没有生气,因为她知道林静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才会连小飞龙抵达G市都抽不出时间来迎接,等到他忙完了,一定会第一时间跟她联系的。可是,都好几天了,他不但没有来找她,就连她主动打电话都找不到他。   舍友朱小北走了过来,拍拍郑微的背,“同志,你的电话究竟是要拿起还是放下,麻烦给个明确的指示,我要打个电话回家。”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