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月照片图片

沧月

42 部作品

生于1979年5月15日,原名王洋,中国当代网络小说作家,大陆新武侠代表人物之一。浙江台州温岭人。沧月、沈璎璎、丽端三人在中国大陆被称为“云荒三女神”,因为他们都写了内容关于云荒世界的小说。2001年底开始在网上发文,最初活跃于榕树下,后移居清韵书院、四月天以及晋江文学城,其他地方游荡颇广,但基本是潜水过客。先以武侠成名,后转涉奇幻写作,均取得好成绩,多本各个出版社编的2002,2003年度网络佳作选编均收入所写的文章。2003年入驻榕树下状元阁。她十年来出版作品二十余种,作品累积销量达10,000,000册,代表作有《听雪楼》系列、《镜》系列、《羽》系列、《鼎剑阁》系列、《夜船吹笛雨潇潇》、《曼青》、《花镜》、《雪之蝶》、《雪满天山》等。2001年开始发表作品,先以武侠成名,后转入奇幻领域。2002年,开始为杂志撰文。2007年,担任杭州市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2014年,担任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wx/9524/沧月照片图片

镜朱颜

作者:沧月 | 完本

镜前传朱颜上卷,小说镜朱颜全文阅读。朱颜小说沧月《朱颜》为《镜》系列前传,讲述了空桑王朝赤之一族的郡主朱颜从逃婚事件伊始,她与身为九嶷山大神官的师父时影间的情感纠葛。空桑王朝的命运随着她命运的走向而改变,包括她收养以后改变整个空桑命运的小鲛人——苏摩。权谋之下,个人的情感与命运被掌控,那么逆天改命的那个人,将遭受无法想象的磨难。这是一段少女的冒险,也是一段瑰丽的奇幻史诗。 朱颜/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时影/预言者死于谶语,是定数。 苏摩/他戒备、阴冷、猜疑,对一切都充满了敌意和不信任。朱颜被逼着嫁到苏萨哈鲁那一年,正是十八岁。 深夜子时,盛大的宴饮刚刚结束,广漠王金帐里所有人都横七竖八趴在案几上,金壶玉盏打翻了一地。帝都来赐婚的使节一行挡不住霍图部贵族连番敬酒,早就被灌得酩酊大醉,连帐外的守卫都醉意熏熏,鼾声此起彼伏。 “外面都喝得差不多了吧?”朱颜坐在另一座相连的金帐内,听到外面的劝酒歌渐渐低下去,便站了起来,一把扯掉绣金缀玉的大红喜服,匆匆换上了一身利落的短打,匆匆说了一句,“我得走了。” “郡主,”侍女玉绯有些担心,“不如让云缦陪你去?”“什么?这么快就要辞去大神官的职务了?”青王眼神尖锐了起来,冷笑,“呵,说不干就不干了,想一头杀回帝都来?我绝不会让这小子得逞!” “是。”司天监低声,也是忧心忡忡,“大神官如果一旦回来,这局势就麻烦了……何况帝君最近身体又不好。” “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了,一个不小心,我们的多年苦心便化为乌有。”青王压低了声音,语气严肃,“让青妃好好盯着帝君,盯着大司命,一旦有变故立刻告诉我——我儿青罡正带着骁骑军去叶城平叛。复国军也罢了,白王态度暧昧不明,你让他千万警惕白风麟那个口蜜腹剑的小子!” 司天监领命:“属下领命。”

/xh/9048/沧月照片图片

镜·朱颜

作者:沧月 | 完本

2016沧月最新作品镜朱颜小说,云荒镜朱颜系列篇继续展开,镜双城系列大约百年前的事,赤之一族郡主的故事,貌似她的名字是朱颜?她和他师父,九嶷山大祭司。男二是苏摩,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子,经历有些坎坷……现在沧月只贴了八章的样子,讲到女主逃婚遇到她师父,然后她师父要她回去…朱颜被逼着嫁到苏萨哈鲁那一年,正是十八岁。深夜子时,盛大的宴饮刚刚结束,广漠王金帐里所有人都横七竖八趴在案几上,金壶玉盏打翻了一地。帝都来赐婚的使节一行挡不住霍图部贵族的连番敬酒,早就被灌得酩酊大醉,连外面的守卫都醉意熏熏,鼾声此起彼伏。“都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吧?”朱颜坐在另一座相连的金帐内,听到外面的劝酒歌渐渐低下去,便站了起来,摘了头上的珠冠凤钗,扯掉绣金缀玉的大红喜服,匆匆换上了一身衣服,嘴里道,“我得走了。”师父说这支簪子叫“玉骨”,出自碧落海里连鲛人都游不到的海底,长在鬼神渊的裂口处,被地火煎熬,海水浸漫,冰火淬炼之下,一百年方长得一寸,乃是属于白薇皇后的上古遗物,世间法器中最珍贵的一种。自从师父传了这件法器,她只用它来施过一次法。上次不过是略试牛刀,还弄得鸡飞狗跳,这次可算是真刀真枪要用到了。也不知…她吸了一口气,握起玉骨,对着自己的左手干脆利落地扎了下去。她一头冲入风雪中,一直往远离营帐的地方走去。不知道走了多远,直到耳边再也听不见喧嚣的人声,才筋疲力尽地停了下来,用僵硬的手指抖了抖风帽,发现口唇里全都是碎雪,几乎无法呼吸。

/wx/8559/沧月照片图片

忘川

作者:沧月 | 完本

忘川沧月听雪楼,听的是江湖霸业,听的是儿女情长。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人中龙凤去世三十年后,听雪楼三易其主,兴盛衰败,起起伏伏,到了第五代,局面已经变得尤其艰难。七大帮派秘密结盟,以“天道盟”为名,开始与听雪楼分庭抗礼,江湖格局岌岌可危。 何以挽救危局?唯有夕影血薇,重现江湖。 她从风陵渡的月夜驾舟而来,携剑回到洛阳。然而却没有料到,在血薇来到夕影身边之前,听雪楼里,早已有了另一个女子,已在他身边陪伴了十几年。昔年人中龙凤的传说,终究一梦。而她孤身远去天涯,绝望之中,再遇新的机缘。十年前惊鸿一瞥的陌路人,竟重归于她的人生。 刀剑如梦,恩怨如潮。 真是可怕啊…人心里那种爱与恨的力量! 一饮一啄,俱是注定。如果早知道最后的结局,她是否还愿意学成一身的绝学?还是永远留在风陵渡,做一个只看着黄河日落,永远不知道什么是江湖的平凡女子?《忘川》的结束,标志着属于听雪楼的时代也终于彻底结束了。 那个从初中时代就绵延开始的梦,在这里画下了句号。 就如同我随风而去的少年时代一样。 有生之年,望穿秋水,终于渡过了这条忘川。 ——沧月 听雪十年,武侠世界至此完满“血薇,不祥之剑也。嗜杀,妨主,可谓之为‘魔’。” 下着雨的初秋之夜,风里有菊和兰草的清香。洛水旁一间小小的酒馆里,人声寂寥,风灯飘摇,只有一人独坐。灯影雨声里,连外面河水静静流淌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那个女子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那本翻得卷了边的古旧书卷。

加载更多作品
/ls/9013/

警察难做

作者:冰河 | 完本

警察,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弱势群体;他们可以为陌生人出生入死,也可以让他人生不如死,他们一边接受着感激的泪水,一边负担着绝望的诅咒,他们总在冲突的漩涡中身不由己,却要承担这个漩涡吸引过来的目光与责任。 陈麦就是这样一个基层警察,被制度限制,被利益诱惑,被欲望驱使,被良心折磨,被爱缠绕,被恨笼罩,本想在世俗中随波逐流,却在漩涡中越陷越深。 5年的警察生涯,陈麦始终处于各类冲突的漩涡中心,上访的来了他去截访,抗拆的来了他去维稳;曾被人用枪指过头,也曾亲手击毙暴徒;闲来鬼混于色情场所,一纸命令又冒死潜入国际贩毒组织当卧底;打黑他冲在最前面,但事前先保护好自家兄弟,别人指控他滥用特权,他却连自己也保护不了,威严神圣的制服下面,肉身的躯壳充满七情六欲,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深爱的人万劫不复…… 翻开本书,让一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警察,带您透视当下社会突发事件的表相与真相。 让一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警察,带您透视当下社会突发事件的表相与真相。 贪腐、反贪、上访、截访、拆迁、抗拆、黑社会、保护伞、群体性事件…2010年春天,陈麦用一把手枪抵住了老大夫的脑门。 他对歹徒才这样。可恶的老大夫形容猥琐,说话欠抽,冷不丁令他想起了昨天的事,像被人拨弄了下肉里的刺。但如不是那个护士走进来撅起屁股,让他联想起了艾楠,他也不会在松裤带时掉下腰里的枪。捡起它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一定要用枪指着老家伙的头,就像那玩意儿硬起来就该指着女人一样。 昨天上午,老天爷一张大脸拉得阴沉沉的,仿佛一个喷嚏就会下雨。陈麦快步走出警局大楼,眉头拧成了花,戴帽子时他刻意把帽檐往下压了压,那张冰冷的脸顷刻吓人起来。兄弟们站在车边,一个个全副武装。陈麦只挥了下手就上了车。十几辆警车先后发动,飞快地驶出大门,开路的丰田V8哇哇乱叫,霸道地闪着警灯。半路上武警的两辆越野车和三辆卡车加入进来,默契地跟在后面,武警战士坐得笔直,黝黑的脸像头盔一般坚硬。陈麦看了看表,时针刚跳过九点,进京上访的总是这么早。 “人没堵住,没想到他们敢撞过去。”刚提上来的综合大队队长小白伸过头来说。 “一个大队都拦不住,老秦穿了开裆裤么?”陈麦其实并不惊讶,张三营分局治安大队长老秦可不是个吃素的,他推荐上位的人或许品质有问题,或者鸡巴有问题,但胆子绝对没问题,个个都是狠角色。 “这帮人开着几辆卡车玩命闯关,撞飞了老秦一个兄弟。老秦不让开枪还击,但在路上洒了铁蒺藜,扎坏了卡车车胎,他们得换轮胎,跑不远。”

/yq/8942/

孤芳不自赏

作者:风弄 | 完本

孤芳不自赏第1-7部完整版,小说孤芳不自赏txt全集,孤芳不自赏结局番外,主要讲述了镇北王楚北捷与小敬安王的侍女白娉婷之间的爱情故事。中国网络人气最高的女作家之一风弄的作品,数年来积聚了无数读者好评,被评为“第一好看的帝后小说”。也是一部经典的男强女强古风小说。白娉婷一向不信“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 她是小敬安王的侍女,却过得比一般小姐更加矜贵, 所凭恃的不是容貌,而是比男子更睿智聪敏的头脑; 她不需要旁人为她平庸的外在感到遗憾, 她想要的是能够并驾齐驱、一较高下的心灵。 因此,纵使那男人是敌国大将、纵使两人之间尽是谎言与阴谋, 她依旧无法不为这个男人动心, 但是在爱情与忠义之间,只有一个选择, 她仅能祈望,楚北捷的爱,没有自己想象得那样深…… 天底下此女最恨最恶最该杀,天底下此女最柔最慧最应怜。可怜他苦苦追逐的,竟是这样的女子。她叫白娉婷,原是归乐国敬安王府的头号丫环,更是小敬安王不可或缺的军师,正因了她,归乐才可对抗东林国多年。 历来军功显赫的,下场都并不好。敬安王府也并不例外,之后她因一次意外被卖到了东林国,在机缘巧合下,竟认识了那个他,一直与她在沙场上对抗的镇北王楚北捷。 楚北捷初时并不知道她的身份,而她亦有意地隐瞒着身份,以便可知小敬安王下落。可既能与她抗衡,楚北捷又怎么是个平平之辈,任她欺瞒?于是她瞒他,他欺她,可是那感情啊,偏偏这一天天流逝的时间里,越来越浓厚。 可是抉择的那天还是来了。 他以俘虏试她,后她诱他入围,在兵戎相见的那一刻,再没什么可以欺瞒。日夜相对,温柔入骨,不是假的。互相欺瞒,用计诱骗,也不是假的。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国家,即便那之后夜夜对月离魂,她还是说了:“王爷请回,娉婷不送。” 真的很难想象那一刻她的心情,爱不假,民族情亦真,舍情取义,是高尚,可心 孤芳不自赏 孤芳不自赏 (2张) 里又受的是怎么的煎熬?家国之仇、兄妹之谊、知遇之恩甚至军事谋略融于一体,没有枯燥晦涩之感,读来大气磅礴,荡气回肠。 四国(东林、归乐、北漠、云常)相争的乱世,两国交战的沙场上,归乐敬安王府婢女白娉婷使计侥胜东林镇北王楚北捷,在为敬安王府取得归乐人民爱戴的同时,也掉入楚北捷精心设计的反间计中,使小敬安王何侠招来毁家灭族之祸。 当精于谋略、骁勇善战的镇北王遇上七窍玲珑心的归乐双琴之白娉婷,在智谋的运筹和心神的交锋中,彼此赞叹,互为倾心。一个是雪月魂魄红颜纤手,一个是天地心志强弩宝刀,中间,却隔了国恨如山。 白雪纷飞的边境,狭道之上,是相伴十五载却遭毁家灭族的何侠;狭道之下,是深情包容并使之怦然心动的楚北捷,她的心何去何从?当理智战胜情感,她不忍无情战火,祸及归乐百姓,甘与之同日同时死,迫他立下五年不犯归乐之约。至此,人尤在,魂已离。 国恨如山,却情深似海,情恨煎熬之下,她选择远避北漠,望能心如止水度过余生。怎料世事多变,东林大军兵临城下,楚北捷于万千兵马之前,三招斩杀北漠上将,北漠国济济可危。为保挚友腹中胎儿不沦为遗腹子,白娉婷不得不与他再次对决于沙场。 独自一人孤立于北漠城楼之上,压下翻滚的思绪,冷然面对对千军万马。 轻抚一曲,弦断,声破,东林退兵二十里。 当惨烈的沙场渗入绵绵儿女情长,这血染的江山也透出柔情的颜色。 自古温柔乡,就是英雄冢。在经过阴谋、毒杀、计诱、猜忌之后,更多的是交付彼此的信任。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孤芳不自赏》就像是一副大画集,儿女柔情似温馨漫画,江河秀丽似大气国画,战场激杀似血艳油画。书中,人物繁而不杂,情节曲折紧凑,文笔精练大气。作者精心描绘,细细勾画,感动——在不知不觉中沁入你的心肺。七月中,归乐国境内。   烈日横空,照得道路两旁的树木都低下了头。   三五个路人忍不住炎热,缩到树下乘凉。黄沙大道旁卖茶水的老头也因此多了两桩生意。   “来碗茶。”大力地扇着风,路人从怀里小心地掏出钱袋,捡出一个小钱放在桌上。   “来啦,好茶一碗,清肝降火。”老是头堆着笑脸把茶端上,搭讪两句:“好热的天,客人赶路?”   “对。这见鬼的天气,能把人热死。”啜一口茶,润润干旱的嗓子,客人高兴了点,说道:“我这是忙着到边境送货,唉,这两年东林国在边境闹事,弄得咱们生意人没口饭吃。幸亏小敬安王把那什么楚北什么的给打回去了。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嘿,咱们小敬安王就是好样!”

/yq/9461/

离婚以后

作者:耳东兔子 | 完本

她痴爱了他三年,苦守了三年。 前女友强势回归,她就得“退位让贤”。 当陈安安侧身挡住刺向她旧爱的军刀时,她便耗尽了她所有的爱。 许墨阳以为自己那颗嗜血的心终于得到平静时, 却夜夜难以入眠,魂牵梦萦的是谁的声音:“阿墨……” 三年前,陈安安被闺蜜强拉着参加了她哥哥的生日宴会,却在那一天阴差阳错的跟暗恋许久的心上人许墨阳发生了关系,她在众人的嗤之以鼻中醒来。他女友伤心欲绝出国那日,他却向陈安安求了婚,两人结婚三年,安安自以为苦守相思总能盼得黎明,谁知却盼到了怀着身孕强势归来的旧爱。阴谋和背叛重重袭来,旧爱和新欢,孰轻孰重? 本文行文流畅,值得一看。 旧爱与新欢的交错,孰轻孰重? 当旧爱的强势回归,当阴谋与背叛的无声袭来, 蓦然回首,阑珊处是谁的身影?话音刚落,安安便被人拽起,强硬的手臂将她禁锢在怀中,呃呃……某人就绕着她跳起了三贴,安安第一次被人在大厅广众下如此调戏,许墨阳轻轻的用唇齿咬住她外套的拉链,缓慢的往下拖,安安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一把拉上拉链,推开许墨阳,失控的吼道:“许墨阳,你个臭流氓,哪个告诉你跳热舞要别人脱衣服!……” 与此同时。包厢门被人推开,来人正是李姐:“陈安安,你要死了啊,送瓶红酒送这么久!赶快回去!” 陈安安借机走了出去。李姐看见包厢里的人物,随即赔笑道:“四位爷,慢玩,新来的不懂事。打扰你们了!”说着便扭身摇曳着风姿走了出去。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