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四姐照片图片

尤四姐

27 部作品

现居上海,晋江原创网络签约写手。代表作品:《锁金瓯》《临渊》《浮图塔》《禁庭》已出版:《临渊》《禁庭》《红尘四合》《锁金瓯》《宫略》。驼铃铛铛,在大漠上回荡。骆驼一摇三晃走过嘉峪关,终点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都城,叫长安。刽子手,说起来挺吓人的行当,其实也为混口饭吃。温家嫡女温定宜年幼时,父亲犯事,一夜之间,繁华崩塌,锦衣玉食的日子仿佛梦一场。全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只剩下她一个,被奶妈子救了出来。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8462/尤四姐照片图片

临渊

作者:尤四姐 | 完本

经典巨献,网络原名《渡亡经》。 国师临渊,寿同金石,不老不死。 在世人眼中,他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凛然不可轻犯。 在莲灯眼中,他娇气、不讲理、臭美、怕疼,还晕血……但是因为长得好看,以上缺点也都可以忽略不计了。驼铃铛铛,在大漠上回荡。骆驼一摇三晃走过嘉峪关,终点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都城,叫长安。 长安城中有艳丽的美人、热情洋溢的诗歌,还有一位传说中神仙一般的人物——大历国师,临渊。 国师自大历建国起就在任,曾有叛军攻城,太祖受困,是国师登城楼,以一人之力击退三万大军。江山安稳后,国师便隐居太上神宫,终年避不见客。 莲灯想象中的国师,应该是一位须发皆白、道骨仙风的老人家。等到了神宫,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阖宫上下严禁讨论国师的年纪——若不是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何至于如此心虚? 但事情的发展从她撞破国师洗澡后便急转直下…… ——以后你须事事以本座为先,不问对错都要站在本座这边。本座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本座让你站着死,你不能坐着死。有生之年你都要对本座唯命是从,还有一点最要紧,心里不能有别人。 ——你以为看了你的后背,本座能多长块肉吗?天下怎会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你说什么?你敢说本座上了岁数? ——你喜欢本座是不是?你对本座动心了是不是?

/yq/8697/尤四姐照片图片

锁金瓯

作者:尤四姐 | 完本

锁金瓯番外,2014年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小说作品,作者为尤四姐。原名为《为夫之道》。慕容琤道:“你选婿怎么那么多要求?胖的不要,老的不要,那你到底要什么样的?” 她很认真地考虑了下,“要看合不合眼缘,太年轻的处世不老到,为人轻浮又不好。” 他敛尽了笑意,哦了声,“要入你的法眼果然不易,那么我呢?我这样的可行?” 弥生倏地一颤,心头砰砰直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便搓着手讪笑,“夫子别拿学生打趣,夫子是人中龙凤,学生可不敢肖想。” 慕容琤挑了挑眉,“我只问你瞧得上我这样的人吗,又没有别的意思,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他一手支着下颌,状似无意地冲她飞了个眼色,“莫非你当真对我有想法?” 她垂着两手立在那里,呆若木鸡。怎么回事?是她哪里说错了吗?她明确表示不敢肖想的,是不是夫子不小心听岔了?真是天大的误会!她一迭声道:“不是不是…学生对夫子只有敬仰,绝无其他不纯良的念头。夫子是天上的太阳,学生直视都怕晃眼,哪里敢有其他!学生一片赤诚,苍天可鉴哪!” 御极之路,步步杀机。他是设局之人,图谋的是万里河山,却机关算尽,爱上了棋子。 “咱们之间隔着十八重天呢,看来注定只有师徒的缘分。”弥生一下子顿住了,她怎么说她伤心是因为夫子呢?自己的师尊,现在又是小郎,莫说怨怪他,就是连提都不该提起他。可是静下来想,她遭遇的挫折越多,越是不争气的念着他。他却要她等,要她忍耐。她觉得自己要疯了,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能不能想个办法逃出邺宫?”她抓着佛生的袖子说,“我不想做这个皇后了,不想再在他们之间周旋了。阿姊帮帮我,我要离开这里。”

加载更多作品
/yq/9558/

大明小婢

作者:沐非 | 完本

她是谁? 是朱门深宅中平凡呆憨的小婢女?是深夜提灯埋尸的义庄仆役?是青楼楚馆中面带黑痔的鸨母?是秘会中杀人不眨眼的十二娘子? ——我并非有千面,而是代替万千冤魂而活。 他又是谁? 是侯府高门的纨绔庶子?是被内宅阴谋围绕,丧母恸哭的无助少年?是追捧戏子,拥男抱女的荒淫嫖客?是位高权重,从不公开露面的锦衣卫秘使? ——一旦习惯黑暗,便会成为君王手中的刀,刀钝之日,便是我的死期。 他们的邂逅,是宅斗?是朝争?是情爱?是深仇? 两个双面男女的啼笑因缘,一段大明朝“史密斯夫妇”的谍中谍传奇。第十位的美少年皱了皱鼻子,更是雌雄难辨,我见尤怜,“我听说过这人——刑部大人们来我们馆里的次数本就不多,但他们酒醉后提起这人都有点害怕,都说他是个天生的酷吏。” “此人为了奉迎皇帝,一心要告发我们这些贱籍罪奴——我们越是凄惨,逆贼朱棣就越是高兴,他就越能青云直上!” 只是萍水相逢,就说这样的话! 若是旁人说出这样的话还拉拉扯扯,小古只怕要嗤之以鼻,认定是登徒子,但他那张清俊淡漠的脸,带着煞意的魔魅双瞳,却很难让人生出这种念头。 她挣扎着要求,而他手上的力道却也加强,丝丝缕缕的衣料被收紧纠缠着,好似象征着两人奇妙而漫长的复杂纠葛。 袁槿好似是在自语,又好似是对着虚空的墙壁叮嘱。他 轻叹一声,脚步声也远去了。 小古等他走远,才打开门出来。街上的喧嚣已然退去,夜风吹着她的鬓发,清冷之中却别有一种微微的暖意。 院子里的梅花都凋落了。而杨柳却开始萌发新绿新芽。她深吸一口气,只觉得整个人都充满着劫后余生的轻松。

/yq/8760/

十年一品温如言

作者:书海沧生 | 完本

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谁是谁非,不过,掩嘴一笑。十年含烟,梦醒时,揉揉眼睛,少年此间,哪个曾经温如言。 题记:这个故事关乎撒娇,关乎宠溺,关乎排骨,关乎爱,关乎人性,也关乎救赎。多年以后,冬日火炉前,孙子们的小脑袋围成一团,要听老奶奶讲故事。 温衡笑眯眯,那就讲个十年的故事好了,先说好,宝宝们,这只是个故事。 第一年,她从江南小镇的乌鸦变成了金光闪闪的凤凰,撞到一男一女接吻,此男长得甚是可口,心喜。 第二年,他生了怪病,她趁乱,鸠占鹊巢,赖在他家。 第三年,他的奸夫从维也纳飞回,她,鸡飞蛋打,灰溜溜逃窜。 第四年,她奉父命,当了别人家的童养媳,他几乎忘了她。 第五年,准未婚夫瞧不上她,跟别的女人跑了,他幸灾乐祸。 第六年,没印象。 第七年,一对奸夫淫夫,继续没印象! 第八年,她出国留学,他为了别的男人跟家中彻底决裂。 第九年,他被逼无奈,和她结婚生子。 第十年,孩子出生,他干了囧事,一家三口,被驱逐出境。 言希泪,颤巍巍地指,媳妇儿,你撒谎,故事明明是酱紫的。 第一年,她做排骨很好吃呀很好吃。 第二年,生病,没有印象。 第三年,他出国度假,她被赶出温家。 第四年,她失踪整整一年,他生她的气,不去找就是不去找。 第五年,他躲在墙角,跟踪了她整整一年。 第六年,她一生中最在意的那个男人出现。 第七年,没印象。 第八年,他出了车祸,她出了国。 第九年,他追到法国,她背着他在雪地里走了一个冬季。 第十年,情敌一号出生,回国。 媳妇儿,这才是完整真实的故事。宝宝们,知道了吗? 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吹散的,只有孙儿手中的小风车。 谁是谁非,不过,呵呵一笑,十年含烟,梦醒时,揉揉眼睛,少年此间,哪个曾经温如言。 温衡,温氏长女,如玉一般温润的女子。温言辛陆皆为军政世家(后陆氏转而从商),然外人眼中的钟鸣鼎食亦未尝就一帆风顺。温家危机四伏之时,言家出手相救,为报答言家恩情,温衡刚刚出生即被家人送到乌水小镇,化名云衡,随养父母生活十五年。而言家私生小女被送入温家,顶替温衡成为温家小姐,名唤思尔,与“哥哥”思莞感情极好。 十五岁时,温衡被接回温家。随思莞进入大院时,初见言希,此后便是一生的纠缠。 然而温衡的归来,刺痛了不止一个人的心。温家将思尔送出大院,令温母和思莞无法接受,因而冷淡温衡。阿衡这个江南水乡养出来的温润柔顺的女孩,就这样开始了在机关大院里小心翼翼的生活。 后来,认识了辛达夷,和思莞言希一起长大的哥们儿,并和言希愈发熟悉。再后来,思尔回到温家。 在言希的请求下,阿衡住进了言家,开始了和言希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彼此熟悉,彼此依赖,直到彼此情根深种而不自知。 然而二零零零年的春节,阿衡收到了一封快递。这封快递,揭开了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也将阿衡和言希的温暖的生活彻底粉碎。 守望,坚持,深情,决绝,无悔。 这是阿衡和言希想要告诉我们的一切。 十年光阴流转,百转千回之后言希终于牵起了阿衡的手,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的岁月静好。 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温言不羡仙。云衡想过见到至亲的一千种场景,不外是鼻酸,流泪,百感交集,如同原来家中母亲爱看的黄梅戏文一般,掏人肺腑,感人至深的;也兴许是尴尬,不习惯,彼此都是小心翼翼的,因着时间的距离而产生暂时无法消弭的生疏。   每一种都想过,但都没有眼前的场景来得真实,而这种真实之所以称作真实,是因为它否决了所有的假设。   “思莞,你是怎么回事?”老人锐利的眸子从温衡身上缓缓扫过,定格在满身水渍宛若落汤鸡一般的少年身上。

/kb/9220/

帝世纪

作者:陈渐 | 完本

蚩尤亡,金族奴,五元素诸神一夜之间诡异消失,而五元素之力却开始散布人间。五行相生相克,各部落从此分裂,杀伐不断。 帝尧杀其兄青阳帝自立,对南方的三苗发动了著名的尧战,欲整合是下,不料却陷入持久战,炎黄联盟濒于分裂,三苗国金之血脉继承者下落不明,一代英雄姚重华彗星般崛起…… 而此时,东海孤岛中的一个羸弱少年,身上却潜藏看足以令天地崩摧的巨大秘密。十六年平静生活竞是一个谎言,最亲爱的人对他拔刀相向,他的身世又会给动荡的大荒带来怎样的惊心动魄?金之血脉者现身大荒,一路遭逢各路人马的追杀,惶惶如丧家之犬。其他四元素部族各怀心机,暗中筹谋,一场阉剿金之血脉者的厮杀,实州演变为各部争相逐鹿天下的浩大战争。 长达数十年的尧战,挑起了五元素各部族的不和,也埋下了动摇帝尧治下“太平盛世”的祸根。而随着男权日居主导,以男性为尊的现门开始向传统的女性巫者挑战。正在此时,空桑岛的幸存者桑冥羽崛起,偷到了金天部族大祭司巫礼和东岳君私通生子的证据,投靠了少现氏,密谋增强男权,将女性从祭司中驱逐出去。 然太巫氏一门,有着当世最强硬的后台——帝尧。随着巫现之争日益尖锐,帝尧神圣的权力也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高阳部族、金天部族和虞部族自此连成一系,共同发出檄文,逼迫帝尧撤回女性巫音。至此,炎黄联盟陷入分裂的边缘,内乱一触印发。天地合闭,包罗万物在内,计一万零八百年,凡一切诸物,皆溶化其中矣。止有金木水火土五者混于其内,内有青黄赤白黑五色。盘古氏左手执凿,右手执斧,辟为两半。上半渐高为天,含青黄赤白黑五元素,为五色祥云;下半渐低为地,亦含青黄赤白黑五元素,为五色石泥。硬者带去上天,人观之为星,地下为石。 盘古氏头为东岳(木),腹为中岳(土),左臂为南岳(火),右臂为北岳(水),足为西岳(金)。 五元素充斥于天地之间,先民于浓郁的五元素中修炼,终成不同属性之诸神。后五元素浓度逐渐变淡,其后之人再也无法成神,只能靠诸神赐予神性超出凡人。 黄帝与蚩尤决战之际,诸神分裂,土、火、木三元素神助黄帝擒杀蚩尤,击败金、水二元素神,在人间界获得特权。黄帝死后231年,颛顼帝不愿受诸神挟制,以封天印封印天界,绝通天地,从此诸神与人间界隔绝。 人间界除方回、善卷、披衣、许由四大神师外,再无拥有神性者,但后羿拥有繁弱弓,此弓以盘古的肋骨为弓,以筋为弦,直接获得五元素之气,天下无敌。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