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白羽照片图片

方白羽

15 部作品

方白羽,男,本名卓平,四川宜宾人,毕业于山东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后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装备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东风航天城)电子工程师,先后从事通讯、安控、卫星遥测跟踪等工作,曾为中国的载人飞船上天贡献过绵薄之力,后调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宜宾卫星观测站,二00三年以中校军衔退役,目前定居于四川德阳,全职创作中。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xy/8809/

巴黎检察官

作者:木子喵喵 | 完本

巴黎检察官结局,书包网,19楼,流年凉薄如水,唯有爱情,光芒闪耀。我倔强地微笑,只因我知,回头处,有你的目光。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这世间,有太多人被时间轻易抹去,犹如尘土。然而总有那么一个人注定了是你窗前的月光,胸口的朱砂。 即使没有相守一世的幸运,也会成为你心底永恒的流年。考入政法大学攻读研究生的苏有离没有想过能够和肖宸再次相遇,而且还是同学。那些年少的时光仿佛不曾走远,他就喜欢像牛皮糖般硬缠着她不放,到处乱喊她是他的小媳妇。他说话的时候唇角有浅浅的笑,明媚帅气,是她青梅竹马的那个他。再次重逢,在这场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纠缠中,一段不敢揭开的过往让他们一面热烈相恋,一面彼此冷视。于是,他们清醒地看着自己再一次一点点沦陷。以研究生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全国著名的政法大学的苏有离,长年与严厉的单身母亲生活加上少年失父的经历,让她养成了淡然自持的性格,研究生面试的那天,在火车上她遇见了少年时的相爱过的少年肖宸。 有离以研究生第一的成绩留在了Z大,认识了同寝室的陈玉竹和隔壁寝室的张千千。张千千好奇研究生第一名的女子竟如此漂亮却有不为人知的缺点。肖宸的父亲肖靖得知有离在Z大读研的消息,亲自开车来接她,引起了隔 壁寝室张千千的嫉妒。 肖靖希望有离在肖家住下,被有离拒绝,肖宸冷言讽刺,伤了有离的心。肖家每一代都是B城的金牌检察官,肖宸从小就被委以重担。可他从小被宠惯了,最讨厌长辈将自己的未来一切都安排好了,带着叛逆半玩半读研。 陆陌是有离四年前认识的朋友,对她极好,有追求之心,是Z大最年轻有为的教授。研究生同班的才子宋元善因为追求有离失败,让她被卷入研究生勾引导师的风波里。肖宸被算计,被人打伤住院,有离贴心照顾。 再次重逢,在这场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纠缠中,一段不敢揭开的过往让他们一面热烈相恋,一面彼此冷视。于是,他们清醒地看着自己再一次一点点沦陷。 小时候,他就喜欢像牛皮糖般硬缠着她不放,到处乱喊她是他的小媳妇。初次见面,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眼睛好像天空的颜色。”他看着她盯着自己傻愣的脸,调笑道:“我妈妈是法国巴黎美人,没见过混血儿啊,傻瓜!”他说话的时候唇角有浅浅的笑,明媚帅气。再次重逢,在这场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纠缠中,一段不敢揭开的过往让他们一面热烈相恋,一面彼此冷视。于是,他们清醒地看着自己再一次一点点沦陷。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苏有离人生中第一次看见雪是在她十岁的那年,巴黎的雪,大而冰凉。雪停,堆起将近一米,乐的她就差没在雪地里打滚。雪地上已经被堆了好几个雪人,四五个褐色卷发的外国同龄孩子嬉闹着,讲着她一点都听不懂的法语。 “阿离,快看!”带着鼻音的音调响在头顶。 ktv里除了子珊是还有其他女人的,有的是别人带过来的女朋友,也有些是经常在一起玩的人,里面太多对肖宸有情的了,今天终于能看见肖宸心目中的女神,大家都冒了一肚子坏水出来,几个人在一起耳语了一番,便派了个代表过来。

/yq/9036/

凤栖宸宫

作者:转身 | 完本

大婚那一夜,他丰神俊朗,笑意温和,仿若一个儒雅淡泊的翩翩君子。 但当他拥她入怀的时候,她感受不到一丝暖意。果然,他并没有占有她。 他当着她的面,亲手割破他的指尖,把血渍染在床褥的白缎上。 象征她贞洁的艳红,是他的血,而非她的。 这个男人,习惯了掌控所有事,睿智深沉,不容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 要在这样的男子眼皮底下玩花样,那一定是自寻死路。 可是,她已无路可退。 她和他之间,是帝王和帝后的争锋较量,也是天下大统的明争暗斗。 …… 他,是名闻天下的空玄子神医,丰采绝世,朗逸不凡。 她唤他一声师父,然而情愫早已暗生。他并非不知,却只能当作不知。 他从来不曾告诉过她,他拯救世人免于病痛,但真正想拯救的人,却是她。 她背负的天命,是玄机,是不可泄露的秘密。 而他是一个不幸窥视了天机的人,所以注定要失去一些东西。但为了她,他甘愿无悔。 她的梦想,是自由翱翔,随心而活。 他亦一样,想与她携手浪迹天涯,悬壶济世,闲时煮酒弹琴,坐看云卷云舒。 只是,最终的宿命,无人可预知,只能看天意。 得之,他幸。不得,他命。“皇后无需担心。”皇帝凝睇着她,平缓说出个中缘由,“朕几年前意外中毒,后来虽解了毒,但终是落下些许病根。每当换季之时,便易染风寒,入夜后更是身躯冰冷。不过,也无大碍,休养几日就好。” 路映夕静听着,心中已然明了。皇帝体内残留寒毒,染病时便身体僵冷如冰,如果于这种时刻和女子交欢,就会把寒气过给那女子。难怪,他登基多年,却子嗣甚少。 她抬眼望着他,见他俊容微倦,张口欲言,但还是忍住了。其实此症可以根治,可是,她不能治他。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