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蒙德・图图照片图片

德斯蒙德・图图

1 部作品

1931年10月7日,南非黑人大主教图图,生于德兰士瓦省教师家庭。德斯蒙德-图图曾在班图师范学院、南非大学、英国伦敦大学学习,1954年毕业后先后任教员、讲师和牧师等职。1975年任约翰内斯堡英国圣公会教长,次年任莱索托王国主教[1] 。1978年任南非教会理事会秘书长。1983年6月任“全国论坛”十六人委员会委员。一贯支持黑人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抨击南非当局的种族主义政策和镇压黑人的野蛮行径,呼吁国际社会对南非施加压力和实行经济制裁。 1984年10月,图图被挪威议会诺贝尔委员会授予1984年诺贝尔和平奖,表彰其用非暴力方式反对南非当局种族歧视政策的斗争。1985年2月在约翰内斯堡宣誓就任南非第一位黑人大主教。还获得纽约神学院神学博士、伦敦大学皇家学院院士、英国坎特布雷大学教会法规博士、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哥伦比亚大学博士等荣誉学位和称号。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gw/9079/德斯蒙德・图图照片图片

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作者:德斯蒙德・图图 | 完本

南非曾是一片种族隔离和种族压迫最为深重的土地,是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黑人与白人之间堆叠了数百年的压迫、仇恨和冤冤相报的杀戮。幸运的是,南非不仅有曼德拉这样的伟人,还有改变了南非甚至也改变了世界的“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作为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主席,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以他的深邃智慧和无畏的精神,向世界解答了南非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刻,何以在“纽伦堡审判”和“全民遗忘”之外,选择了第三条道路,即以赦免换取罪恶真相的完全披露,实现加害者与受害者的和解,走出以血还血的漩涡,走出撕裂的历史。书中有诸多怵目惊心的悲惨故事,以及因种族隔离制度造成的无处不在的不平等,但在揭露加害者的邪恶、凶残、麻木的同时,也展现了震撼人心的人性的闪光。 修复未来,南非的创举,为全世界提供了一个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新思维。无论国家或是个人,勇于揭开历史的疮疤,挤出淤积其中的脓血,才能真正康复,真正迎接全新的未来。每个国家在其转型过程中都会有些灵魂式的人物。南非何其幸运!1991年,白人作家纳丁·戈迪默女士因为反种族隔离作品《七月的人民》获诺贝尔文学奖。1993年,黑白双星曼德拉和他的政治对手德克勒克作为促进族群和解的典范,一起走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而在此前近十年的1984年,本书作者图图因为反对种族隔离而成为南非首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并于次年成为南非开普敦首位黑人大主教。

/yq/9329/

权咒

作者:安思源 | 完本

武林世家,霸道的情爱,却又忠爱难两全,皇朝贵胄,温润、宽容的等候,江山美人孰轻孰重,时空魂,轮回道,理智与情感的选择,庭院深深何去何…… 虽然现代女人在古代生存有许多优势,但也有劣势,并非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 首先,在古代男权社会中,女人是男人与社会的附属品,没有独立的思想,也没有独立的经济权利。古代的社会制度对女人的束缚便是独立生存的最大障碍。 如果穿越文再真实一点,那么现代女性所面临的生存困境也应该很多。这是一篇现代女性与古代生存环境相碰撞的文字。十六岁时的余念修已经出落得玉树临风了,纵是性子顽劣,可是一举手一投足,或者仅仅是在街边和兄弟们打闹时的扬唇一笑,都能让不少姑娘家迷了心智。 念修也从不腼腆,董家兄弟以及马盅每回和他上街,都会忍不住翻白眼。这家伙总是不住的冲姑娘们抛媚眼,惹得人家春心荡漾后,又是一脸无辜若无其事的路过。这临阳县里,为余念修明着争吵过的姑娘,也不再少数。 去年,念修的爹去世了,他更是没人管了,闹得更凶了。心想自己现在这模样,怎么着都吃亏,等穿好了衣裳再跟他好好计较。 “哦哦……”念修还没回神,傻傻的扔下衣服,他倒红了脸。赶紧转过身,往旁边走去,虽想着不看,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又回了下头,依旧觉得不敢置信。那个总是脏兮兮的小鬼,竟然是个姑娘! 只有十四岁的肉肉,尚还没有姑娘家该有的亭亭玉立,若是不仔细看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偏偏念修仔细看了,近在咫尺,瞪大了眼看,肉肉确实还没有姑娘该有的东西,可也没有男人该有的。 念修只是见到了个稚嫩的女孩,披散着发,回眸微嗔的瞪视着他。双颊有些嫣红,发尾正滴着水,有几分那年纪不该有的妩媚。

/yq/8713/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作者:安知晓 | 完本

主要讲述了程安雅七年后带着天才儿子回归,与孩子他爸叶琛之间的腹黑毒舌的爱情故事。七年前,她潇洒地丢下100块,带着儿子落跑。七年后,她带着女性杀手的天才儿子回来,没想到被宝贝儿子卖进MBS国际。她的顶头上司竟然是七年前的……坏丫头,七年前你敢这么羞辱我,这次一定让你付出代价!“一亿,我买你一生!”那我多不划算,买一送一? 当腹黑遇上腹黑,外加一个腹黑儿子,拼的是段数级别,拼的是演技,那么,看谁能技高一筹。白夜坐到电脑前,帮他写报告,整理报告,忙了大半夜,最后存档关机,洗了澡,换上睡衣上床,轻轻地把他拥在怀里。 明天苏曼都是他的了,今天就暂时放过,那些报告可不能碍事,他乐滋滋地抱着苏曼,有他在身边,难眠的白夜总是很容易就有一夜好梦。 第二天早上,苏曼刚一醒就看见白夜亮晶晶的眼,那眸中闪着一团火,见他醒来就扑过来,吻住他唇,睡袍早就被他轻易拉开,双手不停地点火,直接伸到下面,抓住他的要害。 “一大早又发情。”苏曼脸颊微微浮起薄红,倒也没拒绝,伸手也扒了白夜身上的睡袍,也尽量取悦着眼前的爱人。 “我想你。”男人一大早就容易冲动,根本无需挑逗,空气便火辣辣地攀升,两人十指紧扣,那对白金戒指在晨光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亿万到这里真的彻底结束了哦,不会再写番外了。安雅和容颜暗忖,你们两高兴屁啊,从头到尾非墨都没他们一句,他们也没说一句,怎么成了他们的光彩了。而且比较窘的是,第二和第三局,叶非墨是听了他们的话打成和局的,第四局他开始觉得身后的智囊团不靠谱,卡卡表示的确不靠谱。 于是叶非墨决定单干,于是又糊了。许诺在罗马住了两天,第三天便启程去美国参加反恐会议,墨无双心想,她没见过反恐会议是什么样子的,想顺道过去看看,叶薇果断拍飞她的想法,墨无双只能郁闷地留在罗马。 许诺一走,叶薇就严肃地思考,真的不用告诉宁宁吗?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