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皮考特照片图片

朱迪·皮考特

1 部作品

美国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大师级小说家。1992年出版第一部小说以来,15部作品无一不持续畅销,甚至每有新作,必迅速登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亚马逊网站等畅销书榜首位。作品涉及的尖锐话题,也迅速在全美国甚至全球引发剧烈争议。Jodi Picoult,1967年生于纽约长岛,1987年取得普林斯顿大学创意写作学士,尔后又取得哈佛大学教育硕士学位。皮考特自小即钟情于写作,学生时代曾发表两篇短篇故事于《Seventeen》杂志,大学期间师从名作家玛莉.莫里斯(Mary Morris),更大大增进其写作能力。在进入哈佛大学就学前,为了赚取生活费,她曾做过许多工作,像是广告公司的文案人员、教科书编辑、英文老师等。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gw/9166/朱迪·皮考特照片图片

姐姐的守护者

作者:朱迪·皮考特 | 完本

《姊姊的守护者》安娜并没有生病,但她有时宁愿自己病了。她只有十三岁,却已经进行过无数次的手术、输血和输液,这样她的姐姐凯特才能熬过白血病折磨。事实上,安娜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能够给姐姐凯特提供完美的骨髓而存在的。正是在先进的生物技术下,安娜才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她自己从来没有质疑过这个角色,直到现在。 某天,就像很多青少年一样,安娜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谁。然而,和大多数年轻人不同的是,她总是被当作姐姐的附属品。因此,安娜做出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决定,这个决定将会撕裂整个家庭,并可能影响到她其实深爱着的姐姐的命运。身为一个三年内开过十次刀的孩子的母亲,我首先要感谢医生们和护士们,他们经常陪伴病人的家属度过最难熬的时刻,缓和家属们的情绪。谢谢罗蓝·伊韦医生和麻省眼耳医院的小儿科护理人员——谢谢你们为我们的真实人生创造快乐的结局。在我写《姐姐的守护者》时,我和平常一样,发现自己智识浅薄,必须仰赖别人的经验和智慧。他们让我借助他们的人生经历和职业,或提供具有写作才华的建议:谢谢你们,詹妮弗·斯特尼克、雪莉·弗利切、吉安卡洛·奇科迪、格雷戈·卡切吉恩、文森特·瓜莱拉医生、理查德·斯通医生、法里德·布莱德医生、埃里克·特曼医生、詹姆斯·乌姆拉斯医生、怀亚特·福克斯、安德烈·格林、迈克尔·戈德曼、罗瑞·汤普森、辛西娅·弗兰斯比、罗宾·卡尔、玛丽·安·麦肯尼、哈丽特·圣·洛朗、爱波尔·默多克、艾丹·科伦,珍·皮考特和乔-安·曼普森。感谢以下几位真正的消防队员,他们得以使我在晚上成为计算机前的“破拆手”[1]:迈克尔·克拉克、戴夫·哈特内米、“波奇”理查德·勒夫和吉姆·贝格朗(他更正我的错误,我要给他颁发一颗金星)。还有那些在背后支持我的人们,谢谢卡罗琳·里迪、朱迪斯·卡尔、卡米尔·麦克达菲、劳拉·马伦、莎拉·伯兰汉姆、凯伦·曼德尔、莎侬·麦肯纳、保罗·佩佩、希尔·贝格朗、安妮·哈里斯和不屈不挠的阿特里亚图书公司的销售团队。非常感谢劳拉·格罗斯信任我。我诚挚地感谢艾米莉·贝斯勒杰出的领导并让我自由地展开双翼。斯科特和阿曼达·麦克莱伦、戴夫·克兰默——他们让我洞悉那些遭受致命疾病威胁的家庭里日常生活中的悲与喜——感谢你们的大方,祝福你们有健康长远的未来。

/yq/9044/

百年家书

作者:疯丢子 | 完本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他们倒下的那一刻,早已成为永恒。 ——摘自《一寸山河一寸血》 她还记得外公浑浊的双眼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 那眼神透过窗户和高楼,映出来的,却是古镇中的一叶扁舟和小河上的一缕夕阳 宁静的画面背后,是浓重的黑暗和血光,每一个人的笑容都带着苦涩,哭声都带着疲倦 然后笑不出,哭不出,麻木的生存,等到曙光吹散了乌云,绝望变成了希望 即使鹤发鸡皮,垂垂老矣,那根撑过了百年黑暗的脊梁,依然刚直如铁,顶天立地。 直到经历了那一切,她才真切的明白 你觉得他们笨拙,落后,愚昧,顽固 却是他们,坚持,不屈,奋战,守候 才有了今天的丰衣,足食,欢笑,和自由。 谢谢你, 我已经逝去的,和尚未逝去的老一辈。即使衣衫褴褛,居无定所,可他们往前看着,眼神柔和清澈,满是蓬勃的朝气。 她的眼前已经一片模糊,那一叶扁舟无声的划过,宁静的画面背后,雾气翻腾,叫声驳杂,没一会儿,就好像泛起了浓重的黑暗和血光。 那时候每个人的笑容都带着苦涩,哭声都带着疲倦,然后笑不出,哭不出,麻木的生存,等到曙光吹散了乌云,绝望变成了希望。 他们的苦涩中没了悲伤,疲倦中没了绝望。 她甚至知道,即使鹤发鸡皮,垂垂老矣,他们那根撑过了百年黑暗的脊梁,依然钢直如铁,顶天立地。 这就是他们的一生。 黎嘉骏,公元一九一六年生人,逝于一九九零年。 同年,艾珈出生,二零一四年无故昏迷,醒于二零一六年。 山河犹在,青史不改。 阅尽生死,百年家书。

/yq/9242/

值得

作者:无处可逃 | 完本

值得: 我们的故事 爱就爱到值得 错也错的值得 是执着是洒脱 留给别人去说 ——《值得》初秋的傍晚,落日熔金。带了余热的光线顺着尚且葳蕤繁密的枝间落下来,流淌在唐思晨的颈上、臂上,和着海边城市特有的润泽气流,有着微妙的温润舒适感。 不由自主的张开五指,遮了遮刺眼的阳光,而地上的光影,顺势将指尖拔得更为修长。思晨的目光落在这双无比熟悉的手上,又猝然收回,重新插回裙兜里。如果是两年前……这双一模一样的手,大概还沾满了各色油料吧……至于现在,有些自嘲,又有几分无奈的勾起唇角,唐思晨继续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徐泊原淡淡的看着她,似乎在思索该怎样表达出自己最确切的意思,他拿手指轻轻抚着桌布,隔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说:“你们的事,说到底,也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不过现在稍稍有些不一样,我姐姐她……好像也知道了前因后果。” “出于本能,或者说关心儿子的本能,我想她会找你谈一谈的。” 唐思晨皱起眉,她努力回忆起昨晚见到徐泊丽,可惜印象不深。寸草不生的戈壁,夹杂了沙砾,连风声都是硬朗的。他极简单的披着质地极好的黑色大衣,因是双排扣的,笔挺如同军制服一般。衣角落在膝盖处,又微微的被风掀起来,他亦不管,侧脸向着渐次低沉的夕阳,五官轮廓清晰,却又模糊。 仿佛便是一组刻满时光印记的老照片,里边有一个英俊得难以描述的男人,他沉默,许是因为孤僻,又或许只是因为在等待。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