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鹭非香照片图片

九鹭非香

29 部作品

晋江签约以其活泼幽默的文风而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2011年开始写文,致力于奇幻玄幻类型的小说创作。爱幻想,爱天马行空。体形微圆,性直,喜宅,养小狗。偶尔文艺青年范儿,立志于成为吃货界的大师。本着撑不死浪费的念头,锲而不舍地与美食战斗。代表作《苍兰诀》(网络原名《魔尊》)《与凤行》(网络原名《本王在此》)、《你在遥远星空中》[5-6] (网络原名《九爷别这样》)、 《司命》、 《百鬼集》、《三生,忘川无殇》等。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8562/九鹭非香照片图片

苍兰诀

作者:九鹭非香 | 完本

原名《魔尊结局》,魔尊番外,苍兰诀结局,苍兰诀番外,人气作家九鹭非香最具口碑代表作, 知名插画师雪代薰亲绘封面,2015年7月在悦读纪出版发行懒癌晚期患者,体形微圆,性直,喜宅,养小狗。偶尔文艺青年范儿,时常卖蠢呆萌范儿。立志于成为吃货界的大师,号称史上最能吃的作者。希望一辈子都能做个开心的人   历经千般辛苦万般算计,魔界的人终于把死在上古的魔尊复活了。   魔界的人指望他带领他们打上天界、翻身做主、统领五行三界   但是他们却渐渐发现,他们想错了   这个昔日魔尊不怒自威没错,有无边神力没错,但他……   好像是个神经病啊……   不时朝令夕改,偶尔颠三倒四也就罢了   这成日成夜神神叨叨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的又是什么毛病!男子眯眼笑道:“千隐山千隐阁千隐郎君。你要去千隐山找人,连那里的主子是谁,都没打听过么?”   本来今天打算双更一下的,但是今天下午妈妈临时告诉阿九有点事要出门~所以果|奔的阿九只好抱歉了,明天估计也是没有多少时间,只有等周一的时候,阿九努力试试双更!   小兰花:“彼此彼此。”千隐郎君脸上只挂着温和的笑,对小兰花的话没有半点气恼,只是继续领着小兰花往外面走,他指了指道路两旁开着奇奇怪怪花朵的花圃道:“我有一个收藏的癖好,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珍贵的秘宝我都想将它圈在自己的地盘里。”   小兰花眨巴着眼睛问他:“我是什么独一无二的秘宝吗?”   “是啊,相当珍贵。”   小兰花一句“我是什么秘宝”还没有问出口,忽见花丛另外一头急匆匆的走来一个女子,她行至千隐郎君身边,对他行了个礼,然后悄悄在千隐郎君耳边说了几句话。   千隐郎君闻言,目光微微一深,点了点头,然后摆手让女子离去。

/yq/8645/九鹭非香照片图片

与凤行

作者:九鹭非香 | 完本

与凤行结局,本王在此番外,一场逃婚引发的神魔大战,成全一次撼天动地的深情。和唐七公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苏寞《沉香如屑》、电线《香蜜沉沉烬如霜》、Fresh果果《花千骨》并称五大经典仙侠文。   ★ 百万点击,千万积分,粉丝热捧,晋江榜首之作,各大读书论坛、小说贴吧竞相推荐。   ★ 独家万字番外《婚礼》甜蜜首发,超值回馈读者。   沈璃活了一千来年,却还是看不透面前这人的身份。他到底是谁?   是洞悉天机的半仙?   行云笑得高深莫测,“今日,你有血光之灾。”   还是……做皮肉生意的小倌?   “咯咯哒,好好看家,我卖完身就回来”。   是病弱的美男子?   行云手上一松,银枪掉在地上,骨碌碌地往血婴堆里滚去。银枪周身的煞气将那一片被阳光夺去力量的妖灵杀得片甲不留,而妖灵身中的怨气也化灰而散,呛得跟在后面追的行云咳个不停。待他终于将银枪捡起,人更憔悴了三分。   还是以一己之力荡平三界邪祟的上古神君?   他头也不回,衣袖一挥,五指向着两名壮汉的方向一收。晨钟大响,清天下浊气,吟咒之声戛然而止,极净之气自他周身溢出,光芒刺目,周遭一切顷刻间化为灰烬。   他是……   “不管天崩地裂,沈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上古神殒,世间只余最后一个神君——行止。   传言,这位行止神君数万年来独居天外天,无情无欲。仙魔大战中,他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此后更是杜门却扫,神踪难觅。   数百年不过弹指间。   身为魔界衔珠而生的女王爷,沈璃的一生是璀璨而夺目的。但在她千岁诞辰之际,政治联姻的魔爪劈头盖脸地挠过来。逃婚路上,沈璃被打回凤凰原形,负伤坠落人间。重伤昏迷之际,凡间小贩将她当作肥鸡,拔光了全身的毛,关在笼中待售。   沈璃醒来后被此情形气了个仰倒,却又无计可施。正蔫头耷脑之际,一个青衣白裳的清秀男子路过,若有所思地盯了她许久,随即笑道:“我要这只。”   两人的命运被一场看似不经意的交易紧紧地扭结在了一起。

/yq/8664/九鹭非香照片图片

三嫁未晚

作者:九鹭非香 | 完本

我正头痛,皇帝那方的人马却突然反应过来了,太监高声叫道:“捉拿妖女逆贼!重重有赏!”然而士兵却碍于我方才那记低喝的威力,磨磨蹭蹭了半天也不敢上前来。   三生,是忘川河边三生石化的灵。 她本以为她会守着忘川至此生终了。 却不料一场情劫打破了她对未来所有的预料。 第一面见到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仿佛是人界的阳光明媚了黄泉路上的彼岸花。 他许她三生。 她便在人界寻了三生。 而最后…… 她的情劫,到底是劫住了她这三生,还是乱了陌溪的此生。鹤仙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又将三生望了一会儿,才道:“小仙记住了,神君的话一定会带到的。”重华的表情倏地冷了下来。眼中的神色似要将我千刀万剐。他拂袖离去,我这石头脾气倔,这事不弄个清楚我估计今晚是睡不着觉了。连忙追了上去,在他身边高声呼喝着:“哎!呼遗和你师父呢?他们是怎么回事?你师父……”   等鹤仙走远了三生才自陌溪怀里抬起头来,满眼皆是明媚的笑意:“没想到啊没想到,陌溪竟能如此严肃的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陌溪揉了揉三生额前的细发,似笑非笑道:“你倒好意思揶揄起我来了。若不是见你与她争执得太厉害了,我会绊她那一下么?”   三生叹气道:“是有些对不住司命星君。不过一场小小的争执累得她要睡上六七千年。”

/yq/8670/九鹭非香照片图片

你在遥远星空中

作者:九鹭非香 | 完本

你在遥远的星空中微盘番外,你在遥远星空中番外结局,九爷别这样甜蜜番外,网络原名《九爷别这样番外》一阵白光闪过,风吹虎啸,半空中砸下来一个白色的巨型的……蛋?老天爷下蛋了? 荏九匪夷所思地用刀背敲了敲蛋壳,只听咔嚓几声,她手中斩金截玉的宝刀上裂出了数道细缝,眨眼间便碎成了一堆废铁。与此同时,白光乍现,身前的巨蛋从中分开一条线。“何何何、何方妖孽作怪!”荏九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捂着脸哆嗦道,“蛋不是我敲碎的!别吃我!这外面有只吊睛白老虎,稀有的!你吃它!” 她自顾自地缩成一团抖了半天,却发现四周再无动静。荏九转了转眼珠,犹豫了片刻方将手从脸上拿开。 只见蛋里坐着一个穿着奇怪黑色甲衣的男子。 荏九失神地盯着他的脸,不由自主地淌出了一地口水—— “原来,好看的男人都是孵出来的。”横行乡野的女山贼荏九从蛋壳里捡回一个美男,故事由此开始。 荏九说—— “我有个提议,你是别的星星上的人没关系,不喜欢我这样强取豪夺的手段没关系,甚至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荏九正经严肃地说,“你可以改呀!” 楚狂说—— “第一,唾液是传播疾病最多的途径之一,你未经消毒,请不要再以这种方式触碰我;第二……”他直勾勾地望着荏九的眼睛,不避讳也没有太多感情,“不要勾引我,这会让我很困扰,望配合。” 一生中总会遇到这样一个人,也只有这一个人,你对他的喜欢,舍生忘死、破釜沉舟。 他,来自另一个星球。糊之中,这个声音像是从天外传来的一样,荏九感觉自己的姐姐压在她的身上,将她拖拽着往黑暗里面拉,黑暗之中什么也没有,她什么也不用思考,不用挣扎,不用痛苦,黑暗里面……很好…… 忽然间,荏九的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覆住,姐姐流在她脸上的血不见了,她们压在她身上的压力也不见了,鼻尖里若有若无的诡异味道倏地消失,荏九蓦地回神,但见楚狂正沉吟着看她:“清醒了吗?” 荏九一怔,借着楚狂肩上的光看见了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在蛇狭窄的食道里,四周皆是鲜红的肉壁。荏九是脑袋向下被吞进来的,所以她正好与楚狂脑袋对着脑袋。

/yq/8668/九鹭非香照片图片

司命

作者:九鹭非香 | 完本

一个巨大的僵尸。这个僵尸与别的僵尸不同,他的皮肤不曾溃烂,看上去如常人一般,只是在胸腹处被破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尔笙是一个孤女   她说,全家都在土里面埋着,就是为了让她活得恣意妄为   没人在乎,无人牵挂才是真自由   但是这只是她自己说的   当生命中突然出现那么一个人   牵她的手,背着她走,为她铸剑,教她识字,因她而喜,代她而忧   遇见这样的人之后   她再也无法真正的自由了   一路风雨淌过   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牵着长渊的手一直走下去的时候   他却突然消失了   寻找他,成了尔笙此生最大的愿望   可是……   待一切事过境迁,浮华落定后   她醉梦惊醒   才知道这世间从来没有尔笙,也没有长渊   有的只是司命星君一场千秋大梦司命,主万物命格。 然而她却无法安排自己的命运。若说有愿,司命最大的愿望便是能照自己安排的生活来过一次,成为自己笔下的命定之人。 迷迷糊糊的掉入混沌之中,她不知这是什么地方,仿似没有底一般,一片漆黑。 她闭着眼任由自己不断的往下坠。忽然,背脊仿似触到了一块坚硬的铁墙止住了她的下坠之势。她伸手一摸,指尖一片寒凉。铁墙微微一动,她定下心神,立即开了天眼。 不远处两点亮光一闪而过,紧接着,她后背贴着的这块铁墙剧烈抖动起来。她脚下使力一跃而起,飞至空中,回头一看,即便散漫如她也不由骇然。

加载更多作品
/kb/8956/

二流小说家

作者:大卫·戈登 | 完本

事情开始那天,我打扮得像我已经过世的妈妈。我十五岁的合伙人拆开来自监狱的一封信。一个快要被执行死刑的连环杀人犯居然是我的头号粉丝…… 哈利·布洛赫是个潦倒的二流作家,靠以不同的笔名创作科幻、推理、吸血鬼等通俗小说和色情专栏为生。但他一直未能成名,精打细算,勉强度日。来自 监狱的一封信,让他的(名)作家梦再度燃烧起来。 来信者是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达利安·克雷,此人以拍摄写真为名,杀害了多名年轻女性,即将被执行死刑。克雷提议由哈利代他写自传,条件是哈利必须去采访克雷的三位女粉丝,并把她们和克雷写进色情故事中。 哈利的女高中生合伙人克莱尔(也是他的家教学生)认为他能否成名在此一举,极力劝说他接受这个提议。 哈利开始采访迷恋连环杀人犯的怪异女性后,忽然陷在比他小说中的人物还危险的境地。三个女粉丝接连被以克雷的手法杀害。连环杀手明明就在监狱中,这是怎么回事? 哈利被迫当起侦探,还要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与此同时,为了支撑生活,他还得继续创作科幻、推理和吸血鬼小说。 加入这场全方位类型小说的疯狂盛宴吧!《周刊文春》年度最佳推理小说第1名 ·“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年度最佳第1名 ·“我想读推理小说”年度第1名 ·“本格推理”年度最佳第8名 ·爱伦·坡大奖最佳首作短名单 ·《教父》《银河系搭车客指南》译者姚向辉老师热情翻译 ·引发全日本阅读狂潮的一部全方位类型小说 ·为了写出传世之作,作家有时候可能得赌上身家性命……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